解密1940年代中美关系的历史——史迪威和迪克西使团

解密1940年代中美关系的历史——史迪威和迪克西使团

《一个历史性的选择》(史迪威、迪克西使团与二战中美关系)为美国著名大学UCLA(加州洛杉矶大学)助理教授QIN,LEI所作的博士论文,因逆当前西风,它的意义也就更大。

美国就像永远有右派一样,也永远不缺大量的正直的美国人,其代表人物包括埃德加.斯诺、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约瑟夫·史迪威…以及后来的纽约时报副总编索尔兹伯里重走长征路等等。

此文用详尽和我们所不知的资料揭示,史迪威和迪克西使团让美国看到了那时的所谓共产主义地区实际情况,2020年代会不会出现新的史迪威。此文给中美之间带来正能量。中国需要像钱学森一样的海归。美国也需要正在出现的在美国发挥正能量的新一代华人。此文是一篇还未“出世”和收藏进国家图书馆的博士论文,所以我不能公布其英文的原文。

这篇论文探讨了中国共产党人和美国人在二战中深入接触的历史。这可能是近代历史上唯一一次美国军人和政客与中共加强互动,共同对抗日本在远东的侵略。

这篇论文揭示了早在 1944年至45年美国军事人员就已进入延安,与共产主义者同住并进行了深入贴身观察,留下了大量恳切建议。他们谨慎的将中国共产党人从俄罗斯的马克思主义强硬派中分离出来,指出中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耶路撒冷”,甚至建议华盛顿方面邀请毛泽东访美。

史迪威在重庆接待了林伯渠和王炳南,中共最高代表“带来朱德和毛的问候”。史迪威回复他说他计划访问延安。(史迪威论文)同月晚些时候,史迪威向蒋发出正式建议,要求他承认共产党军队,并在接受美国军事援助方面享有同样权利。(史迪威多次指出国民党政府的贪污腐败行为)他和他的使团多次指出,如果让蒋政府扣留对解放区的抗战物质,无疑将中共推向苏联。史迪威多次揭露了中央军始终没有全力抗日,把剿共放在重要位置,他证实共产党军队抗日积极作为。

蒋介石给美国人的信息是不允许美式球在国共双方之间弹跳。史迪威的计划被蒋驳斥为“荒谬谬论”,暴露史迪威的“狂妄自大”。蒋在日记中诅咒史迪威助长与军政低劣的”共匪猖獗”勾结,是对他的极大“侮辱欺瞒”。

赫尔利两次向国务院汇报 加强他的观点,即美国应该拒绝共产党人提出的向他们提供援助的所有要求——这显然是对史迪威的坚定批评。他在与双方代表会晤的长篇报告中得出结论:“我们的坚定立场是,所有武装军阀、武装游击队和中国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必须毫无例外地在中国服从国民政府的控制。罗斯福总统没有对赫尔利对工作的解释做出任何修正,可能不想浪费时间“考虑”。

而无论华盛顿对蒋感到多么失望,它都遵循其直觉的意识形态,而不是相信在延安的美国人的大量军事和政治分析。最终,华盛顿选择了政治而不是现实。罗斯福在其对华政策中的内在矛盾一一首先与共产党建立了一些亲密关系,以此向蒋施压,然后迅速让它在他的特使帕特里克·赫尔利(Patrick Hurley)手中破产,反而对美国特派使团的迅速清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提出亲共提案的关键人物陆续被撤职,最终麦卡锡著名的猎巫行动的任务结束始于史迪威的召回。几乎所有的驻华使馆的老人员都被撤职,包括服务员。10月19日,史迪威被罗斯福召回。在离华的最后一天,史迪威拒绝了蒋的授予的最高勋章。

宋庆龄去见史迪威,据报道一直在哭,希望情况能有所改善,以便史迪威能够回来“领导我们”。(史迪威论文,1944年10月20日)这当然没有发生。史迪威离开了中国,没有给他的继任者韦德迈留下一个信件,他的余生再也没有机会踏上中国。1946年,在他去世前六个月,史迪威在回忆他的中国经历时写道:“我很想扔下铲子,过去和朱德肩扛步枪”。

史迪威的召回预示着华盛顿对远东战略的调整。

历史最终完全印证了史迪威和迪克西使团的预言:如果美国目前拒绝中共、只协助中央政府的战略继续下去,“中国不可避免的混乱”和“可能爆发灾难性的内战”。(美国外交论文,1945年,2月28 日)

根据受人尊敬的海外华人学者陈汉生的资料,重申了他的观点,即毛周共产党集团不同于在王明领导下的另一个布尔什维克共产党集团,因此美国与毛在政治上结盟 应该清除意识形态障碍。

中美关系已降至70年代初尼克松破冰时期以来的历史低位。持续的贸易战、间谍指控、技术制裁等都因相互不信任和敌对行为而激化。拜登总统的高级顾问坎贝尔最近宣布“被广泛描述为接触的时代已经结束”。(彭博新闻2021)  “对抗”、”战略竞争”、“遏制”、”对手”等关键词在中美关系报道中充斥媒体,波及政治、经济、科技、甚至科研等各个领域 。

虽然日益紧张的关系给双边关系带来了主要的负面基调,但本文将探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共产党人和美国人之间最早的深入接触。这可能是近代历史上唯一一个美国军事人员和政治家们参与,在与中共合作对抗远东日本侵略的过程中与中共进行了如此高度的互动。二十年后才解密的档案文件延迟了这一历史的曝光。

(编者注:历史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当今的中美关系,似乎美国又在走着老路,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比起当年的不是布尔什维克的共产党,有哪些不同呢?如果你是史迪威,一定说他们早已不是原来的共产党,不然为什么近些年来中国产生的大企业家还远远多于美国。作为二战中国战区的总司令史迪威,除了支援中国全面抗战的功勋以外,他还亲临中缅印战区的丛林之中,至少还有以下几大贡献:一是在1942年珍珠港事件后日本军队横扫太平洋区域,中国远征军败退时,保存了中国远征军的主力,在撤退中制定了伟大的反攻计划——史迪威计划;二是他成功的打通了史迪威公路,组建了印度和滇黔远征军,迫使英军参战,实施了史迪威计划,在1944年消灭了日军最精锐的缅甸方面军,为太平洋战役的胜利打下基础。三是他预见了蒋政府溃败,揭露了四大家族的贪污腐败,用美式武器装备国民党军队的X、Y、Z  3个计划,最大的Z计划没有实施。避免了美国政府的更大损失。)

 

22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