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撕裂美国 草根与精英对决来临

特朗普撕裂美国 草根与精英对决来临

 多维2016-09-08 22:36:06

编者按:特朗普的崛起对美国到底意味着什么?李永峰在超讯撰文认为,特朗普和希拉里对决的背后,代表着美国草根阶层与精英阶层的分裂,也代表阶级冲突重回美国政治核心。支持特朗普以及民主党桑德斯的草根民意,要向主导美国的精英价值观告别,要重新塑造美国基本国策,要挑战全球化、族群平等、多元主义等被视为“绝对正确”的政治观。现转发其文如下,供大家参考。


特朗普开启美国政治的新时代(图源:VCG)

无论结果如何,特朗普都是最大主角。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行进至此,我们已经可以做这样一个判断了。从今年上半年开始,这场选举其实已经变成了“要”或“不要”特朗普的选举。“不要”特朗普的人,全力阻止他进入白宫,至于谁是他的对手,其实并不关键。最后拱出希拉里与特朗普对决,全因选举技术上希拉里胜算最大,而不是因为她的政见或魅力。

但是,特朗普的出现并非历史的玩笑。他超高的人气背后,是美国庞大民意基础呼唤政治变革的开始。自从苏联解体以来,美国独霸世界,美国国内政治,也变成了“历史终结”之后,中产阶级“茶杯里的风波”。过去,每次大选,美国舆论纠结的都是诸如堕胎、安乐死、同性恋婚姻、控枪等议题。在两党政治中,无论哪个党上台,无论选择什么方向,对美国中产阶级生活的影响都不大。但是今年不同,特朗普和希拉里对决的背后,代表着草根与精英的分裂,也代表着阶级冲突重回美国政治的核心。特朗普以及民主党桑德斯背后的草根民意,要向中产阶级价值观告别,要重新塑造美国的基本国策,要检讨全球化、多元主义、族群平等等过去几乎要被视为是“绝对正确”的政治议题。

其实,不止美国政治正在发生变化,欧洲政治也在揭开一个新的时代。英国从欧盟退出,法国轮番受到恐怖主义袭击,难民在德国横冲直撞,欧洲的穆斯林势力日渐强大,阶级、民族与宗教的冲突,明确地告诉人们,历史并未终结。过去以为历史已经终结而作出的那些政治安排,要被推倒重来。这是当前,特朗普之所以能够突然崛起的时代背景。尽管时代呼唤变革,但在变革的关头,出现了特朗普这样一个被认为大话连篇、粗鲁野蛮、毫无常识和责任感的“疯子”担当主角,历史自身展示了自己的反讽与刺激。

互联网时代,美国大选的信息,即刻便传送到了中国。在自己国家并没有投票权的中国人,并没有因为选举政治与自身的隔膜而提不起兴趣,反而高度关注着美国大选的每一步进展。这或许,与美国文化在中国的强势影响有关,也与中美关系是美国大选核心辩论之一有关。更与特朗普和希拉里这两个候选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有关?只不过,这里的“中国人民”不是人民日报定义的中国人民。

两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自今年三月份以来,特朗普在美国共和党初选中的优势出现以后,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众多特朗普的粉丝。有人在新浪微博创建“川普粉丝团”,热情洋溢地说:“一个政治门外汉,以万夫不当之勇在全国掀起风暴,从政客眼中的一个笑话变成一个令他们惊恐万分的眼中钉而抱团围追堵截,在美国的政治历史中,川普已经写在其中了。”也有人说:“如果美国不行了,欧洲也就不行了,中国也就不行了,”所以需要一个特朗普这样强势的领导人来振兴美国。《纽约时报》曾为中国人支持特朗普而困惑,想知道“为特朗普加油的中国人到底怎么想?”

其实,伴随着互联网上美剧的流行,早在十几年前,特朗普已经在中国广大年轻人中,成为美国最著名的人物之一。特朗普的价值观,甚至影响了很多人的职场选择。这全因特朗普那部著名的真人秀节目《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也有翻译:学徒)。这部以给特朗普选接班人为噱头的节目,自从2004年在美国开播第一季以来,很多便在中国赢得了庞大的观众群。当时中国互联网上的字幕组已经开始兴盛,美国网站一有更新,一两天里,中国互联网上便会出现翻译版本。

孙裕还记得第一次看《飞黄腾达》的影响。她是找工作之前看的,在工作中,她会有意地去成为特朗普在节目中喜欢的那种员工。黄柯在北京,现在是特朗普忠实的粉丝,每天都会上网与人辩论,不断跑去美国网站搬运特朗普支持者的言论,然后用中文跟人解释美国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的抹黑。黄柯说,现在作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与当年在《飞黄腾达》节目中肆无忌惮的特朗普没有区别。还是那种犀利、直接,一会攻击这个、一会攻击那个的语言风格。看着特朗普凌乱的发型,很容易就勾起大学时候追真人秀的回忆。所以,现在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中国中产阶级支持特朗普,他一点都不意外。他说,那是个“老朋友”。

希拉里是“中国人民”的另一个老朋友,作为克林顿的夫人,二十几年前,她在中国已经大名鼎鼎。后来她还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推出诸如“重返亚洲”这类政策。两个候选人,都是中国人所熟悉的,所以,这也可能是中国人高度关注美国大选并有强烈代入感的原因。中文世界中,新浪微博、知乎、豆瓣,中国网民也在为了美国大选而分裂。但毕竟,中国社会与美国社会不同,中国人对政治的理解也与美国人有偏差。所以,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精英,看到中国中产阶级竟然支持特朗普而大惑不解。中国人同样也会为美国媒体对特朗普的反感而困惑。那么,两大候选人的分歧,究竟在哪里呢?

两种不同的外交理念

作为共和党的候选人,特朗普在很多方面,与传统共和党有截然不同的政策选择,主要在外交问题上。过去,共和党更重视国际关系,是美国霸权向全世界推广的主要力量。但现在,特朗普却主张美国从全球撤军,并要求美国退出对中东等地的介入。世界科学研究宗教学会 (Society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ligion主席柯文·斯密特(Corwin E. Smidt)教授,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他对《超讯》说,一旦特朗普当选,对共和党本身会有很大改变。

自从美国建国以来,美国始终在两种外交选择中循环,要么是孤立主义,要么是干涉主义。最典型的孤立主义代表就是美国第五任总统门罗(James Monroe)。门罗在一次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出了被后世总结为“门罗主义”的主张,“欧洲列强不应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国与墨西哥等美洲国家之主权相关事务。而对于欧洲各国之间的争端,或各国与其美洲殖民地之间的战事,美国保持中立。相关战事若发生于美洲,美国将视为具敌意之行为。”门罗将美国的势力范围划定为美洲大陆,退出欧洲列强的争霸。特朗普则主张“美国优先”,反对介入叙利亚、伊拉克问题,主张跟俄罗斯与中国缓和关系,号召全球的反恐力量联合起来,迎战恐怖主义。

孤立主义的对立面就是干涉主义了。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干涉主义莫过于一战之后,创建国际联盟、推行十四点和平原则的第28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了。威尔逊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追求,希望将美国的理想推广到全世界。威尔逊带领美国介入当时从欧洲开始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再对欧洲大陆保持中立。战争结束之后,威尔逊也希望以美国国内的政治原则,奠定国际政治的交往准则。可惜折戟于美国国内参众两院的否决。

在威尔逊之后,美国另一个著名的理想主义者就是奥巴马了。奥巴马大力推进TPP协议,希望在全球合纵连横,重新建立美国对全球经贸协议的主导权。而特朗普坚决反对的正是奥巴马的TPP。威尔逊之后,美国再度进入孤立主义,直至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才重新回到战场。此后,经历了冷战,直到现在,美国依然扮演着“世界警察”的角色。现在,美国又要重新回到门罗主义的路线吗?孤立主义或门罗主义,背后的考虑是为了美国的现实利益。而介入主义或干涉主义,则想以某种美国人所遵循的原则去干涉美国之外的事务,其背后有理想主义的成分。当前美国对外交路线的选择,是两种不同理念的选择。除了外交,其他方面的分歧,同样也有理念不同的原因。

草根与精英的分裂

移居美国的万延海,一直在纽约帮助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助选。他访谈了大量的选民。五月份,当民主党内初选中,桑德斯与希拉里相比,渐渐处于劣势之后。很多桑德斯的支持者对他说,如果桑德斯无法代表民主党出战,他们将转投特朗普。同样,也有特朗普的支持者表示,一旦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无法获胜,他们也会支持桑德斯。桑德斯和特朗普都关注美国传统工业带的蓝领工人,都将政策重点着眼于底层收入者。桑德斯主张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免费公立大学、免费医疗、提高富人税率、分拆大银行等。特朗普则主张严格限制“非法”移民进入,推动制造业回流,提高美国就业率。他们共同赢得了底层草根选民的支持。

同样,在美国的知识分子中,这一次选举,也不以政党划线。一旦特朗普代表共和党主战,很多人便转投民主党的希拉里。接受《超讯》采访时,柯文·斯密特表示,作为过去二十几年来一直投支持共和党的,现在因为「特朗普如果当权的话,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我是不会投给他的,我会投给希拉里。」过去的两党政治,在这一次选举中消融了。未来两大党是否都将因今年的大选而发生巨变,还需要继续观察。但是美国草根与精英的分裂,在这次大选中却非常直观地表现了出来。

目前,美国1%的富人,控制着美国42%的财富。这一数据是1995年的两倍。劳工阶层的工资增长多年来一直停滞,社会福利削减,贫富差距日益扩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政府对于华尔街的维护,更令底层不满。现在,美国草根和精英的冲突明显,其背后隐涵着阶级冲突的出现。大约一百多年前,正当欧洲社会主义运动风起云涌之际,美国的社会主义力量却始终无法风卷云涌。社会学家维尔纳·桑巴特(Werner Sombart)研究发现,美国之所以没有社会主义,因为美国工人的工资水平、社会地位,以及心态,都与欧洲大陆不同。现在,作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差点拿下总统大选候选人的资格,美国难道要补上「社会主义」一课?

远在亚洲的中国,和邻近美国的拉美移民,都成了挑动底层选民愤怒的对象。特朗普说:“中国用从美国偷来的钱养肥了自己”,“中国害我们损失了5万个制造企业、700万个工作机会、不公平贸易……”。特朗普也称,墨西哥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并表示要沿着美国与墨西哥3,200公里长的边界建起隔离墙,且由墨西哥政府为此出资。特朗普借底层选民的愤怒,收获了超高的支持率。不过,号称是为了底层民众利益的各类主张,显然难以经得起推敲。这也是特朗普,乃至桑德斯,始终无法赢得精英阶层支持的原因。他们点出了问题的关键,但给出的方案却可能比问题更糟。美国并没有好的办法解决草根与精英的冲突,但每隔四年一度的大选,至少可以让这种冲突得以获得一次全面的释放。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美国内部的紧张。

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威胁

最近两年以来,欧洲连番遭到恐怖主义袭击。曾经承受过911的美国对此感同身受。可以说,当前在美国政治辩论中,再也没有比恐怖主义更能牵动人心的话题了。特朗普和希拉里,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不同理念,同样在如何化解恐怖主义问题上针锋相对。

8月初,特朗普在俄亥俄州的一个讲话中说,一旦自己当选,将对赴美移民申请人实施新的“极端甄别”措施,对有恐怖历史国家的公民将被禁止移民美国。同时表示,“移民美国的申请人都要接受测试,考验他们是否接受同性恋和宗教宽容等西方自由价值观。”特朗普还曾说过,“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而希拉里相对来说,继续延续美国过去对待恐怖主义的政策。境外出兵打击“伊斯兰国”,境内区分温和穆斯林和极端穆斯林,并没有如特朗普一样要一刀切。但是特朗普的言论迎合了很多人的情绪。柯文·斯密特教授说:“特朗普现在想拉的是一些美国白人,平时并不参加投票的。特朗普的言论会让他们产生共鸣。因为这些言论反映了他们所处的现实,以及他们的情绪。但我不知道,特朗普能带动多少这样子的人。”

阿克顿研究所(Acton Institute)国际事务负责人托德·赫伊津哈(Todd Huizinga)对《超讯》说:“从911之后,国际恐怖主义对美国人一直都是冲击。他们背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支持,只用很少的人,就可以制造巨大的灾难,而且会有很大的影响。美国在很多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对他们进行打击,军事上或者是财务上。这些恐怖组织的金钱链条、洗钱通道,很多都给断掉了。但这些恐怖主义背后有很强的意识形态,所以他们还将会持续下去。”如何对付恐怖主义是一件复杂的事,不可能通过禁止穆斯林入境就可以解决。这也是很多人觉得特朗普过于疯狂,不能把国家交给他来治理的原因。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大选?

身在美国的万延海说,由于特朗普的很多主张过于极端,与美国传统政治精英差异太大,所以,现在美国有人开始担心,特朗普会不会遭遇如同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一样的命运。二战以来,美国在全球布局,投入了太大的精力与资源,特朗普突然要走孤立主义,必然会激起强烈反弹。刺杀未必会有,但是,在11月选举之前,拥护特朗普与反对特朗普的人,都将投入更大精力追求胜利。无论谁胜,都会对中国产生巨大影响。毕竟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潜在的挑战者。

1972年,毛泽东会见到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时曾说,“相对而言右派的人当权更让我高兴。”四十年之后,特朗普这个大右派如果当权,作风近似于毛泽东的中国领导人,也会高兴吗?新华社在一篇报道中说,特朗普的出现“反映了长期以来美国自夸的民主体制的局限”。新华社在一篇报道中,引述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的话说说,特朗普当选共和党候选人,“是多数美国人不满现状的宣言,预示美国的政治精英将失去老百姓的拥护。”界面新闻刊载了一篇文章,称“一个只在乎实实在在利益的总统更便于中美打交道。”

不同于网络活跃人士对特朗普这个“老朋友”的拥护,中国官方对特朗普的态度目前相对来说还比较谨慎。如果说,特朗普如何对待中国,目前还是未知的,那么希拉里,则早就是中国官方的对手了。希拉里上台之后,中美关系如何走,相信中国早有预案。麻烦的是特朗普,正如美国精英担忧他的疯狂要把美国带向不确定的未来,中美关系,同样可能会让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中国网民推崇特朗普用处理商业事务的方式处理国家问题,中国官方也会如此吗?如果真这样,那就“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尽管特朗普本人并不严肃,甚至言语主张有些疯狂,但他背后的选民力量是真实而严肃的。只要这样的民意力量依然存在,就算今年11月份特朗普在选举中失败了,美国政治也发生了巨变,下一个“特朗普”不会遥远。所以也可以说,美国草根与精英的分裂,并非特朗普引爆,而是本来就在那里了。特朗普只不过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让大家直面真相。

(苏禾 编辑)

3,32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