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美中两人纠正海内外重要误区

一、美国《世界日报》

英文媒體混淆仲裁庭和國際法庭

蔡錚(伊利諾州)July 19, 2016, 6:00 am 

  

一直以為南海仲裁是由聯合國國際法庭審判裁決。裁決出來後中文媒體說那個裁決與聯合國國際法庭或聯合國毫不相干,而是與國際法庭同租一棟樓的常設仲裁庭(Permanent Court of Abitration)搞的,說是聯合國發聲明宣稱與該裁判無關。

我不信,想中文媒體是在製造假新聞自欺欺人。我一直讀英文媒體關於此事的報導,幾乎所有美英主要媒體如:時代雜誌、美國之音、BBC、路透社、金融時報、衛報等權威媒體,都異口同聲說南海裁決是「聯合國的海事判決」(UN sea ruling),或是「聯合國支持的判決」(UN-backed sea ruling),稱審判單位為聯合國法院(UN International Court, UN court,UN Tribunal),或稱它為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 International Tribunal。這樣稱要模糊些,但同樣使人相信它是國際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或說那仲裁單位是「聯合國國際法庭下的常設仲裁庭」(International Courts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in Hague)。

許多媒體也把南海仲裁與尼加拉瓜控訴美國的案子相提並論(尼加拉瓜訴美國是在聯合國國際法庭)。如:VOA、Time、Finnacial Times、Reuters、BBC、Wall Street Journal、Guardian、Deutsche Welle、Economic Time、South Morning Post等,前後都有前述類似的錯誤報導。

一查才知南海仲裁確是海牙的常設仲裁庭(可查https://en.wikipedia.org/wiki/Permanent_Court_of_Arbitration)即知。這個仲裁庭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政府間協調仲裁機構,有百多名會員。它不是一個法庭,與聯合國毫無關係。100多年來它所仲裁的案子就那麼幾件,它所做的“award”充其量只是個「議決」,而非判決(judgment,verdict, ruling),是否有約束力,看看它判的案子就知道了。常設仲裁庭誰也沒聽說過,而聯合國國際法庭卻是人盡皆知。常設仲裁庭的權威性跟聯合國國際法庭不可同日而語。它的議決(award)與聯合國國際法庭的裁決(judgment)相比,充其量也是一個國際邀請賽獎牌與國際奧林匹克正式比賽獎牌的關係。

原來主要英文媒體把由常設仲裁庭(PCA)所作的仲裁,一直說成是聯合國國際法庭作的,集體犯了謬之千里的低級錯誤。我震驚不已。相信諸多權威英文媒體都把真實當生命,追求真實是他們的基本職業道德,絕不會故意製造謊言欺騙公眾。我馬上給個別媒體寫信叫他們糾錯(大家也可試試在網上找“UNsea ruling, southt china sea”或”UN tribunal, south china sea”,如媒體把仲裁搞成聯合國法庭的判案,或暗示是聯合國支持的判案,就要求其糾錯。每家報紙都有個糾錯郵箱:corrections@XXX.com.XXX為媒體名)。

我搞了半天,只有富比世(福布斯)悄悄把一篇文章裡「聯合國國際法庭」(UN international court)前那個「聯合國」(UN)去掉,別的媒體未予理睬。讓我難以置信的是,很多媒體不發正式聲明更正所有相關錯誤,連悄悄更正都不幹。好像他們堅信一切都是他們說了算,只要他們眾多權威媒體一齊宣稱南海仲裁是聯合國法庭作出,世人都因此信了。他們一齊說鹿是馬,公眾信了鹿是馬,鹿就是馬!

主要英文媒體完全是張冠李戴,指鹿為馬,自欺欺人,世界各國小媒體不究其實,隨聲附和,本身就是一個大新聞。另外,中國政府應對言之鑿鑿宣稱南海裁決為聯合國法庭做的英語媒體提抗議,對旨在誤導世人且拒不發表更正聲明的權威媒體提訴訟,這將有助把這個新聞做響做大。

 

打开微信掃一掃[Scan QR Code],打開網頁後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

二、中国《曙光博客》

原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杨毅将军昨日就南海仲裁案发表的观点  2016-7-20

《盘点中国在此案对应策略的的得失功过,为今后中美南海的继续博弈打好基础》

菲律宾2013年提交的仲裁案,背后是美国的策划,道理非常简单,若没有美股强大的霸权力量,菲律宾不可能用私自解读和篡改海洋法的伎俩,是这一幕政治大戏得以上台表演的。所以,中国从一开始就宣布不参加不理睬不执行的三不对策,虽有不同的意见,但是基本得到了绝大部分国内舆论的支持,尤其是仲裁结果离谱荒唐,原来对三不对策持有观望态度的港媒,都转钛认同中央的政策。

如果是一场正常的法律诉讼,各方应静候仲裁结果才对。然而,这场仲裁从开始到宣布结果,美日都使尽吃奶的气力在全球各个场合极力推销,特别距离仲裁宣布之前的关键时刻,日本使出取消援助威胁东盟国家支持仲裁,美国更是撕下伪装,派出两个航母团到南海武力示威,相信只要是正常的地球人,都会质疑并指责这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大戏。

这次中国对应仲裁的亮点不少,其中王毅主导下共有几乎70国表态支持中国的南海立场,直接打脸美鹰派防长卡特主张的中国在南海是自我孤立的叫嚣。

然而,中国对应的真正亮点还是最后关头派出三大舰队在西沙举行例行军演,这可是一个经历风浪面临战火威胁的正确决策。

要详细分析出动军队对应仲裁结果出炉的效果,就必须从中美两国的战略高度来分析。

习近平上台后在南沙的填海扩岛,逐步成了美国的心腹大患,理由简单, 扩岛的后果将会把原本一直由美国航母把持的南海军事优势大幅减缓甚至发生逆转,即使填海扩岛是正常的人类行为,但是美国不会善罢甘休。

开始指使菲律宾出面谴责中国扩岛,收不到效果后,再由美国官员步步升级到最高层指控中国,仍然无果后,美国出动以捍卫航海自由为名的军舰巡航,此时,习近平做出了一个局外人不易察觉的举动,即在美军舰巡航南海,中国轰六战机首次飞跃冲绳的官本海峡,这是用行动提醒美国,如果美敢炸我人工岛,我将回击炸横须贺乃至关岛美军基地。这是毛泽东以后,中国首次以军事方式回应美军直接的军事恐吓。

美国长期的对华战略是一个隐而不宣的避免开战,美智库早已研判,一旦开战即使开始阶段打赢但解放军会总结教训卷土重来,此时一支受过现代海空战役洗礼的解放军将把美军打回北美洲。李光耀陈述的中美若大战美国无法赢的观点其实是与美国深入探讨后的结果。

回顾陈水扁时代台独越演越烈,大有一举冲过法理台独的界限之势,此时解放军出动包括防化部队在内进入一级战备,根据张局座的演说当时各级指挥员已进入坑道,美国不愧是一个情报高手,单从测量解放军在福建广东沿海无线电通信比往常多了几十倍,知道解放军玩真的,于是密令陈水扁停止台独进程,阿扁叹气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就是被美国训斥后的无奈。此事证明一旦大陆玩真的,美国将想尽千方百计平息战火爆发。

2010年,鹰派国务卿希拉里发表二十一世纪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的演讲,里面坦诚美中关系的重要并郑重的宣示美中关系不能破裂,换言之,美中不能走到战争这一步。这个演讲表明整个美国精英阶层深知对华战争打不赢,但是美国人自信可以效法苏联用和平演变中国到直接肢解。

回到南海,习近平派出轰六战机飞跃官本海峡后,美国开始寻求用和平的方式迫使中国不再扩岛。因为用尽政治外交军事威胁均不见收效,美国自然把期望寄托在南海仲裁案上。

世人皆知,即使是真正的国际法庭都没有强制性,何况这个山寨的私营仲裁庭?但是美国从来不讲理信服能压服对手就是本事,于是美日澳等国高官们毫无法理依据众口一词胡扯仲裁庭具有法律效力,这就打下埋伏,一旦仲裁公布后,中国忍让服软,美国将用军事力量强制执行仲裁庭的判决,派出两首航母就是一种事前布局。

此时,中国如何回应?国内从政界到学界都弥漫着继续忍让维护和平发展机遇的绥靖气氛,军方和民间则认为再忍耐和平必将丢失。

当仲裁临近公布,习近平举行军委会议,会议做出决定大规模军演对应美国军事威胁,然后把决议通知政治局成员。这样的做法减少了决策的阻力,但风险大增,政界学界不少人多有微词认为强硬对应一旦触起战火损害和平发展大局,有的甚至是等着看习近平的难堪,宣布军演后到仲裁公布前,有着庞大智库队伍的环球日报发表社评呼吁各界大敌当前首要是团结一致,可见当时的国内情势。

事实上,习近平的判断是正确的,美国对华在守住不开战底线的同时,能吓就吓能欺就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想想看,只要中国面对仲裁表现稍微一点的让步,美航母军舰就会进入十二海里,中国还像一样那样外交抗议军舰所谓驱赶,美国就会打折落实法律仲裁的旗号用维护国际法律替天行道的伪善升级对华军事行动,而且将会视中国反应一路升级,如果中国持续示弱,美军事威胁会升级到动武拆除人工岛的地步。习近平的目标识阻止美国以国际法制为由在南海对华武力欺侮。

在布局军演的同时,习派出退休的戴秉国赴美发表强硬谈话“仲裁案是废纸一张”,“十个航母团也无法吓到中国人”,军演的部署已经出乎美国人所料,西沙是中国在南海军事部署最完善的海域,军演涵括整个西沙海域,就是告诉美国人,一旦需要中国有军事封锁南海的能力,美国军界的确立即闻到不同味道,大声嚷嚷用军演封锁大片海域有违国际法,惹得有国际舆论猜测美军舰是否会闯入军演禁区。

仲裁公布进入倒计时,美国才发现习近平的强硬部署自然大吃一惊,国务卿克里紧急通话王毅,王毅回话与戴秉国一个调门不过保持现任外交官辞令而已,当时的克里仅表示理解中国表达对仲裁的立场,美国务院发言人仅证实克里曾与王毅通话,对通话的内容三缄其口。

戴秉国在美国公开表达严正立场外,私下里双方进行底线的谈判,美最怕中国愤怒仲裁导致开战,此时美多名前官员公开抱怨仲裁是一个惹事的烂招就是这一层的含义,其次怕中国借助仲裁成机宣布黄岩岛扩岛,或者宣布成立南海防空识别区,这些措施都被美国视为实际增加中国南海的实力,一旦落实了仲裁可能就可能得不偿失了,所以这段时间,美国一味警告各方都不得利用仲裁进一步引发紧张局势云云。

习近平的目标是不允许美国利用仲裁祭起主持正义的破旗使用预备的航母进行军事欺辱中国,具体的指标是若仲裁后美军舰再闯十二海里,中国即开火还击。所以这段时间里外媒反复刺探中国可能反制手段,多名权威人士都表态,中国对仲裁的反制措施决定于美菲的具体动作。

 

3,406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