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版主文章:中美間的友誼血儂於水——寫於習奧在美國再次會面之時/2015-9-22(此文已发表於『美国寰球通讯社』『凤凰网』并录入《叢論東方戰略》請看本网简介)

中美間的友誼血儂於水——寫於習奧在美國再次會面之時

 (同時為祝賀廖兆暄《情灑太平洋》一書發行、中美合拍《飛越太平洋》紀錄片在美開機暨蒙特利公園市二戰紀念碑建碑五週年欣然命筆)

    在過去的年月裏,依稀記得是在中國與日本建交的蜜月期時知道了一個詞:“一衣帶水”。而今天似乎以“血濃於水”來形容二戰時的中美友誼更為貼切。

     抗戰勝利70週年之際,中美二戰紀念碑委員會理事會決定,在原紀念碑上紀念的二戰七大重要事件上,再加上以下三大重要事件:

 

1、駝峰航線。

   現將這段著名的美國空軍的偉大壯舉簡述如下:

   “駝峰航線”西起印度阿薩姆邦,向東橫跨喜馬拉雅山脈、高黎貢山、橫斷山、薩爾溫江、怒江、瀾滄江、金沙江,進入中國的雲南高原和四川省。航線全長500英裏,地勢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達7000米,山峰起伏連綿,猶如駱駝的峰背,故而得名“駝峰航線”。“駝峰航線”是世界戰爭空運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條件最艱苦、付出代價最大的一次悲壯的空運。共向中國運送736374噸物資 損失468架運輸機 1579名飛行員犧牲。

 

2、滇緬中美英抗日聯軍。

   下面將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較詳細的梳理摘錄如下:

  1944年中,東南亞戰區盟軍總部擬定了以陸上進攻收復緬北和緬中的“首都”作戰計劃和以兩棲登陸作戰收復緬南的“吸血鬼”作戰計劃。

  6月,根據“首都”作戰計劃,新編第 30師第 88 團、第 50師 第 150團與美軍第 5307支隊混合組成中美突擊支隊,由美軍梅裏爾準將為支隊長,向密支那突擊。為支援中美突擊支隊,新編第 30 師第89 團、第 14師第 42團組成空中突擊隊,由印度空運密支那參加作戰。

  8月 5日,在中國駐印軍和美軍的協同作戰下,中國駐印軍奪取密支那,共擊斃日軍2700余人。

  10月,中國駐印軍、英第14集團軍開始實施向緬北、緬中反攻的第二階段。英印軍第36師為右縱隊,中國駐印軍新編第 6軍新編第 22師為中央縱隊,新編第 1軍為左縱隊,第14師、第 50師及美軍第 148 團為總預備隊。

   1945年 1月 16日,在中美英配合下,中國駐印軍攻克南坎。此役中國駐印軍殲敵 1780人。攻克南坎後,中國駐印軍趁勝追擊,1月 27日新編第 38師攻 克芒友,打通了中印公路,並與遠征軍在芒友會師。接著中國駐印軍繼續南下,直趨戰略重鎮臘戌。

   3月 20 日,駐印軍中央縱隊第 50師西路軍與從納巴南下的英印軍第 36師在喬梅會師。至此,中印公路被打通,緬北反攻戰勝利結束。在中國 駐印軍發動南坎戰役時,英軍在實兌島登陸,並攻占蘭裏島。

   5月上旬,英軍兩棲部隊和英軍中路部隊在仰光會師標誌著中、美、英聯軍取得反攻緬甸戰役的最後勝利。

   在此要非常感謝來自臺灣的孫立人將軍的好友鄭錦玉先生,他所著的有關孫立人將軍滇緬之戰的傳記性巨著《碧海鉤沉回憶錄》,此書內容詳盡的論述了孫將軍的一生。

 

3、美空軍杜立特中校等64名轟炸日本本土英雄飛行員的中國大援救。

   旅美作家廖兆暄的40萬字著作《情灑太平洋》最近在美國出版。制片人陳光的美中合拍《飛越太平洋》紀錄片也將在近期開機。

 “‘杜立特行動’是一次改寫二戰命運的行動,是太平洋戰場上的轉折點。”——廖兆暄

    在日本襲擊珍珠港後僅四個月,美國精心組織了杜立特反攻計劃,沒想到的是,這個計劃造就譜寫了一章中美軍民的血濃於水的偉大歷史。

    美軍的原定計劃是在4月19日(中國時間)下午,在距離東京約450海裏的海域,轟炸機由大黃蜂號航空母艦起飛升空,轟炸東京及橫濱等城市。但由於起飛時間比原計劃提早,飛行路程增加,當他們完成轟炸任務飛到中國海岸線附近時燃料用盡,浙江的衢州機場地面指揮沒有及時到位,除了一架轟炸機由於油箱漏油,降落在蘇聯的海參崴外,其他的15架飛機全部在中國的浙江、福建、安徽和江西等地墜毀,大部分飛行員迫降或跳傘,全部75名飛行員中除有3人喪生和因降落在日占區被俘和被殺外,其他64人被素昧平生的中國抗日軍民克服各種困難,冒死予以拯救。

    拯救美國飛行員之後,中國軍民遭到了日本法西斯的瘋狂報復。在3個月內,日軍在浙江、江西展開全面大屠殺。日本人屠殺了大約25萬中國平民。其中日軍關東軍臭名昭著的731部隊和駐南京的1644細菌戰部隊參戰,大量使用了細菌武器屠殺中國軍民。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當年參加轟炸東京等地的美軍飛行員成立了一個名為“杜立特轟炸機隊協會”的民間團體。這些美國飛行員們從1961年開始,在每一年的4月18日,也就是轟炸東京的紀念日進行集會。直到上世紀末在中美建交之後,飛行員們已老態龍鐘之時,跨過浩瀚的太平洋來中國尋訪當年的救命恩人。有一個飛行員波特,1946年給他的救命恩人朱學三寫了一封感激信,但因為當時中美郵路不通,他一直沒有發出。為此,他將這封信珍藏了44年,一直到了1990年,波特來到中國上海找到朱學三,才將這封信交給他。1992年,當年營救美軍飛行員的陳慎言、朱學三、曾健培、劉芳橋和趙小寶等5人還受美國方面的邀請,參加了在美國舉辦的紀念轟炸東京50周年的慶祝活動。

    2014年初,參加‘杜立特行動’的99歲的科爾老英雄用他十多年不曾握筆的手,顫抖著為廖老寫下了‘中美兩國應該互相支持,中國人民是偉大的’的題詞。

    《飛越太平洋》的制片人陳光女士在接受采訪時說,一位當年被細菌戰迫害的魏洪福老人,他的腿爛了70多年,爛得骨頭都看得見! 72年前,日本帝國主義在浙江撒下的細菌,共感染了50多萬人,兩年之內,就死了5萬人。目前,僅衢州就還有100多名細菌戰“爛腳病”患者的腳還在化膿,痛苦不堪!而今天的安培之流一再聲明二戰已是一段不要多提的過去的歷史,這是加害於人的民族可取的態度嗎?

    我們非常感佩那些在為世界和平和中美友誼默默工作的誌士仁人,他們正在把蒙特利公園市獨一無二的這座紀念中美二戰情誼的紀念碑植入中美人民的心裏。他們同時在喚醒美國部分政客的為了短期利益而產生的選擇性健忘

    在美國的華裔有著生而俱來的責任和義務,孫中山說,華僑是革命之母。華僑還是和平之母,也是友誼之母。融入美國社會,學習美國社會,改良美國社會必須以史為鏡,以史為鑒。

     有一個偉大的女性,她一生寫了三本書,第一本研究了華裔美國人;第二本寫了中國的導彈之父、中美戰略平衡的締造者錢學森;第三本揭露了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的真象。第四本未問世的書是揭露二戰駐菲律賓美軍戰俘的悲慘遭遇。她是世界和平和中美永世友好的奠基者。她是父母來自臺灣的美籍華人張純如。

     有一個偉大的總統,他和當今的美國總統是夏威夷同一個學校的校友。他在美國構思偉大的三民主義,他提出的強國方略,今天終於成為當今中國的現實。他深有體會的說,華僑是革命之母。他是孫中山。

     還有一個偉大的學者,他是美國用當年庚子賠款資助到美留學的學生,他在發起了中國的新文化運動,使得中華文化得以在今天仍然立於世界的民族之林。他是胡適。

     還有兩個偉大的使者,一個是唯一一個同時在美國參眾兩院演講的中國人,她使得美國終於在二戰期間更為堅定的站在中華民族一面,造就了美中友好的最好時期,她選擇在美國度過了自己的晚年,她是宋美齡。另一個是唯一一個在中國同時遇到兩個著名人物逃到美國大使館要求避難的美國大使。他和中國領噵人睿智的處理,為中美關系創造先例。是他讓中國人民知道什麽是PM 2.5,什麽是美國公務員。他是駱家輝。

         2015年9月23日上午,在習近平同保爾森等商界領袖的西雅圗座談會上馬雲說,20年前他來到美國西雅圖時還是一名教師,在市中心一棟寫字樓裏第一次使用電腦,第一次上網,並從中找到了商機。回國後,他借了2萬元開始創業,並堅持到現在。

        三民主義的誕生、中國彈道導彈系统的建立、南京大屠殺30萬人的揭秘、保釣運動的興起、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的發起、中國近三十年來的和平崛起都有美籍華人的烙印。美國華人是中國复興之基石。

       美國參戰也是中國抗戰能得以在14年時間後得以全勝的必備條件,以下這個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的死亡人數的數据,令每一個中國人日本人深思:根據日本經濟安定本部的調查,二戰中日軍總計戰死185萬人(另截止投降時有10萬殘廢傷員,這就是195萬這個數字的由來),其中在中國戰死40萬人。也就是說,中國抗戰擊斃日軍數只占日軍二戰死亡總數不到22%,其余均在美軍为主的戰場上被歼灭,該數據被中國軍事科學院采用。

        這個數據是落後分裂的中國的悲哀二戰中美日中日的軍人伤亡比例正好同三國之间的人均GDP的比例一致中日伤亡比舆美日伤亡比中體現的中國軍人伤亡的数字是美軍约100

      但對美國而言,没有中國人民的血肉長城,疯狂的日本軍國主義将威胁美國本土。

    美中和平、美中建立新型大國關系將是中華民族實現百年復興之夢的必備條件。美國要成為真正的世界的領軍者,沒有中國的真心參與,沒有日本的真正歸順將是空話。

    世界三國五方演義時期已經開啟,這一時代和平落幕的重中之重在於中美友好,在於美中和平。     

3,10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