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軍人父親叢德滋— —一個山東農民出身的將軍

我的軍人父親叢德滋— —一個山東農民出身的將軍。他是一個 17 歲當兵,從“解放軍叔 叔 ”當到“解放軍爺爺”的中共軍隊的有著七十年軍齡的職業軍 人,最後從當了七八年的福建省軍區司令員的位置上退休。我的母 親周月林,十四歲那年(1945 年抗日戰爭結束前)與其堂妹周華林 一起加入了當地的新四軍,從準備嫁給地主家當童養媳的婚姻中逃 婚出來。在 1955 年的大裁軍中復員,她們十二分不願意離開軍 隊,甚至有些怪當時的國防部長彭德懷。

                               作者的父母親早年合影。     
                                作者的母子早年合影。

全家福

我父親在如此慘烈的大革命中,從抗戰到解放戰爭竟然沒有負過傷,他對我們說,他們當偵察兵的要麽就死,要麽就憑智慧躲過 敵人。他唯一一次負傷是在我出生後那次入朝觀戰,雖然沒有進炸 塌的防空洞,但也是大腿中彈片運回國內。由於武器上的差距,朝 鮮戰爭取得後來的平分秋色是多麽不易。連入朝觀戰的將領都死傷 不少,甚至連毛澤東的兒子都被炸犧牲,可見一斑。

父親在渡江戰役時已是 31 軍的偵察處長,他曾經帶領少數幾 個偵察員先行渡過長江偵察過敵軍防地,他還是最先進入福建的解 放軍部隊的指揮者。他帶領兩個偵察營從福鼎縣方向進入,收編了 福建的遊擊隊,然後在福州戰役前完成了戰役前的偵察任務,並先 期占領漳浦雲霄一帶,防止福建國民黨軍隊往廣東撤退以及廣東國民黨軍隊從陸路入閩。最後參加了解放廈門的戰役,直到進駐閩南 和廈門。

據有關地方誌的記載,他率先從閩北福鼎一線到達福州地域和 隨後穿插到漳州地域的一些情形如下:

“1949 年 7 月 30 日,中共閩浙贛省委派陳捷生(即劉捷生)會 同南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十一軍偵察科(處)長叢德滋、九十 三師偵察科長鞠維聰、二七六團團長艾福林,與連江各路遊擊隊領 導在潘渡高嶽村會師,在小滄成立連(江)羅(源)林(森)支前委員會 (後改閩東支前委員會第一分會),劉捷生兼主任。

第三縣政督導處主任黃文鏗率自衛隊會合七十四軍殘部 300 多 人,進攻駐西山頂的中共連羅遊擊總隊。遊擊總隊英勇抗擊,後在 人民解放軍偵察排配合下,智擒黃文鏗等 20 多人槍。

7 月 8 日,人民解放軍第三十一軍九十三師奉命由古田縣杉洋 向連江疾進,12 日抵達丹陽、蓼沿作戰地區,當夜即完成對丹陽的 國民黨二一六師包圍。13 日發起攻擊,至 14 日上午,全殲守敵, 俘二一六師師長谷允懷以下官兵 1500 余人,丹陽解放。

7 月 13 日,中共閩浙贛省委決定成立連江縣人民民主政府,劉 捷生為代縣長。暫設小滄鄉。

7 月 16 日,人民解放軍第九十三師主力分三路向縣城和琯頭推 進,在江南橋、鏡路、官岐與國民黨殘軍激戰,殲滅和俘虜七十四 軍軍部及五十一師、二十三師各一部,計 2300 余人。解放軍傷亡 80 余人。至此,除南、北竿、川石等島外,連江全境解放。

7 月 25 日,人民解放軍先頭部隊配合連羅遊擊部隊,擊退國民 黨獨立第五十師一部(駐福州新店)對小滄支前分會的進攻,斃傷 20 多人,俘 20 多人。”

同年 8 月 17 日福州解放,為配合漳廈金戰役,9 月 12 日 10 兵 團決定再組成一支偵察營穿插國民黨軍隊西側,阻斷廣東和福建的 通路,我父親又率先穿插進入閩西漳浦一帶——作者註。

“叢德滋進閩西

31 軍 92 師參謀長田賢成、31 軍偵察科(處)長叢德滋、參謀 王毅攜帶一部電臺,經長途跋涉,於 9 月 17 日到達南靖寶林與縱 隊閩西南聯合司令部勝利會師,受到司令部副政委、八支隊政委盧叨,閩西南副司令、八支隊司令李仲先,參謀長吳揚等領導人的歡 迎。田參謀長傳達軍首長決定,31 軍 92 師由 276、275、274 團分 三路,於 9 月 19 日攻打漳州,八支隊歸屬 31 軍軍部指揮。”

根据以上和下面参考资料一、二、三等资料的综合整理,父亲率先引领十兵团入闽的路径和三阶段历程如下:

1、在31军49年5月参加上海高桥战役解放上海以后,父亲即率领两个侦察营先机于6月16日从嘉兴上火车在衢州江山下火车,经仙霞岭、武夷山入闽。共带领军侦察营3个连和3个师侦察连以及随军的91、92、93师参谋长,引领大军先锋入闽。7月30日在连江县與闽北各路遊擊隊領 導在潘渡高嶽村會師。为解放福州做先期准备。

2、在配合主力部队于8月17日解放福州后,為配合漳廈金戰役,9 月12 日10 兵 團決定31军偵察營穿插敌后,父亲同92师参谋长田賢成奉命带领侦察部队穿插国民党军占领区率先抵达漳州外围,9月15日,九十二师参谋长田贤成、侦察处长丛德滋率领三十一军侦察营经几天急行军,抵达长泰县。17日,闽南地委书记卢叨与八支队领导李仲先率领所部到达南靖县宝林与侦察营胜利会师。当晚,传达三十一军解放漳州的作战计划,要求八支队和侦察营在19日以前赶到漳州西南,负责堵截漳州逃敌。9月23日31军解放漳州。

漳州战役侦察营与当地游击队会师

3、在配合和参与31军于10月17日解放厦门后,在29军接防31军撤出厦门准备解放东山岛之前,为配合军主力部队解放全福建,父亲奉命率领31军侦察营由同安出发,先向西北,进至华安一带,再向西过九龙江,抵达博平岭一线,而后一路向南,直捣华安、平和、南安、云霄一带“闽南剿匪”。剿匪的第一仗是在华安东边的沙建镇附近打的,最激烈的是在南安以南的龙潭土楼一战,侦察营教导員在此次战斗中不幸牺牲。

由於我父親是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最早率軍隊進入福建的指揮 員,為中共軍隊迅速占領福建起到重要作用。他的在解放福建的過 程中勇敢果斷機智的指揮作風,成為三野和十兵團以及後來的福州 軍區的領導認識和重用他的原因之一。

他從 1959 年 36 歲時到廈門任 93 師師長,是廈門在 8.23 炮戰 後期、廈金長期單雙日炮戰,反小股偷襲和文革期間以及開始新建 設的見證人和指揮者。他是廈門圍海造地建成廈門員當湖時的廈門 革命委員會主任(文革軍管時期)。直到 1969 年到 31 軍任副政 委,1970 年到福州軍區任政治部副主任,1976 年在當時福州軍區 皮定均司令員的力主下,重回軍事崗位任福建省軍區司令員。他是 少有的在中共軍隊提倡“丘八管秀才”時期,從軍事幹部到政工幹 部又回任軍事幹部的軍隊領導。在兼任福建省委常委時,曾同項 南、賈慶林、王兆國、胡平等地方領導共事,我曾隨父親或自己單 獨去過這些領導人的家,也在家中陪父親接待過時任福建省委書記 的項南,當項南知道我不會講福州話時,勸我要學會本地話。

1964 年前後當年中國社科院長郭沫若到廈門,曾經揮毫錄詩一 首贈送給他:

滿地苕秧沙岸綠,一天彩霞海披紅。

燈塔明滅東山上,月橫依稀碧落中。

他現在在這首詩陪伴下,安詳地躺在福州將軍山上的林蔭下的 墓地裡。

父親於 2008 年 12 月 5 日在福州總醫院逝世,享年 86 歲。中 共福建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協、山東省文登市、福建省廣 電局、福州市華福公司等等;福建省軍區、31 集團軍、各軍分區、 廈門警備區、海防十二師、海防十三師、海防十一旅、廈門水警區 等等單位送來花圈,上千軍隊和地方各級領導、老戰友、老部下、 老朋友發來唁電、送來花圈,到總院向遺體告別,到家設靈堂悼 念。

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於 12 月 7 日發來唁電:“驚悉叢德滋同 志不幸逝世,心情十分悲痛,謹表示沈痛哀悼,並向家屬致以親切 慰問。”

我曾在 1985 年 9 月 8 日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 40 周年的時候寫 了一首詩送給父親,一並錄於此,以懷念我敬愛的父親。

卅十五年文城去,五載抗倭衛蕪萊。

三年南進為軍鋒,歷經滄桑音未改。

鴨綠江東拋血熱,廈鼓墱嶼足跡在。

夕陽不短老驥誌,將軍風範長東海。

1,12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History,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