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芷江受降 2014-03-24 谨以此文思念我的父亲萧毅肃上将 萧孟麟

忆芷江受降
2014-03-24 15:16:59

  谨以此文思念我的父亲萧毅肃上将

萧孟麟

同盟国在欧洲战场结束后,就依据协议,逐渐把欧洲的兵力 (主要是美军)转用于太平洋战区。美国的阿尔发(ALPHA)计划,就是以中国为主的对日作战计划。国府为配合阿尔发计划,才舍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成立,用以统一指挥全部国军,对日作战。

陆军总司令的人选,美方属意于陈诚将军,蒋委员长则坚持由何应钦将军出任。美方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有竭力加强中国陆军总司令的幕僚。不意阿尔发计划尚未完全展开,日本已向同盟国投降。这一来,对同盟国而言,固然是皆大欢喜;但陆军总司令人选之争,却对中国战后,留下了极为重大不利的影响。

当时美国的魏德迈将军,不仅是同盟国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委员长的参谋长,也同时是在华美军总司令,特别把他的参谋长麦克鲁将军,让出来作何应钦将军的特别助理。家父因在中国远征军表现杰出,被选为何应钦将军的参谋长。魏德迈将军又把家父在远征军的美军旧友窦尔恩将军,推荐为家父的顾问。往后的发展,不但使家父担起了策划配合阿尔发计划,国军反攻作战的重任;更又成为接受在华日军投降,我方受降的策划人,并且担任日军代表前来芷江受降承命的主持人,以及在华日军正式向我方投降时,五位受降代表之一员。

记得民国34年前后,我们全家住在重庆凯旋路。家父忙于军务,一年难得回来一次。8月11日这天晚上,家父忽然到家,说日本投降了,全家大喜之余,家母还向家父笑着说这真的是凯旋路了”。原来家父是奉命随何应钦将军,由昆明飞回重庆,晋见蒋委员长,讨论日军投降的事情。

我方对接受日军投降的方式,有两种不同看法,中国陆军总司令部主张统一受降。以军政部长陈诚将军为首的另一部分人,则主张分区受降。为此,何应钦将军还以参谋总长身份,在军事委员会召开会议,但双方相持不下。就在这时,蒋委员长忽然打电话到会议室,要家父立刻到曾家岩官邸去一趟。在听取家父报告后,蒋委员长便问家父对受降方式的看法;家父报告说”何总司令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蒋委员长想了一下,就说:”统一受降好了”;随即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建议书封面上,写下”照办”两个字。

家父赶回军事委员会后,会议仍在进行,大家都赶着问消息。待听到蒋委员长已决定统一受降后,主张分区受降的人,就一哄而散。

第二天,何应钦将军就受命代表蒋委员长,接受中国战区全部日军的投降。因此,整个中国战区的受降策划,便又落在家父肩上了。在全部过程中,何应钦将军的随从参谋陈桂华中校,始终全程参与,多所贡献。

日本向外国投降,固然是头一遭;对中国来说,在近代史中,也没有受降的先例可循。唯一的参考,是向美军借来的德国向盟国投降的纪录片。记得还是在重庆国际电影院,于晚场散场后,特别为何应钦将军及少数有关人员放映的。从这部影片中可以看出,不管交战国双方仇恨多深,但对战败国投降代表个人人格,仍然给予充分的尊重。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可以借鉴的了。

策划受降,要考虑和要做的事情很多,最急迫的莫过于以何应

钦将军之名义,给日军的第一号训令中字第一号备忘录。这个备忘录要像一个国家的宪法般,把全部有关受降作业的蓝图,明白地勾划出来,使以后舍关日军投降和我方受降一切细部规定存所依据。

日军专使前来投降承命的日期,已定在8月21日。时间是如此迫促,家父在陈桂华中校的协助下,以一日夜工夫把这备忘录赶完。其中最主要的考虑,是我方对日军的指挥系统,如何控制日军使其服从我方命令,以及命令下达的管道和方式;和如何使日军自行缴械解除武装,而不发生冲突或意外。经批准后,接着就是交付缮写和翻译,以及决定日军投降专使前来承命的地点,和一切有关布置等。

湖南芷江属九战区,在第四方面军的新6军防区内,也是中美混合空军前进基地所在之处,所以很多事务性工作,就由当地的军方担任。所有工作人员,莫不以能亲身参与此一历史性的任务为荣。兴奋使人忘记了疲劳,一切准备,均在预定接见日军投降承命专使来到的前一晚就绪。

日军投降承命专使团,由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的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少将率领,于8月21日,乘日方专机,依指定航线,高度,显示指定识别标志,使用指定无线电频率及呼叫和联络方式,在指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随即在我方已预先升空的中美混合空军野马式战斗机群掩护引导下,于上午11点钟,降落芷江前进基地机场。

今井武夫等下机后,先向我方国旗敬礼,随即在我方一低阶军 官引导下,登上插有白旗的吉普车,被送往警卫森严的临时招待所,等候召见。

当天下午3点半钟,今井武夫等穿着整齐的日本正式军装,在我方引导下,晋见中国战区日军投降承命仪式主持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

会场布置简单隆重。大厅的一端为仪式用地,另一半放有折椅及长条木凳,是观礼席和记者席。会场正前方墙壁上贴有国父遗像,上方有”天下为公”横批;左右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直条,再向外是国旗和党旗;下面是国父遗赋,党员守则和军人读训。这在当时是标准的礼堂布置。

仪式场地中央横放着两排长桌,上面覆以白被单,后面各有几把椅子。我方代表座位在上方,面对日方代表及观礼席;日方代表座位在下方,面向我方代表及国父遗像。双方代表席靠近门那端,各为双方译员的座位。在双方长桌的另一头,另外放了一张桌子,是记录席。

日方代表到达后,先排成一排向家父敬礼;家父依国际惯例, 不予回礼,只说了一声”请坐”。日方代表随即被引导就座。

我方代表共3人;家父中坐,左手边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冷欣中将,右手边是在华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将军。日方代表亦3人:今井武夫少将中坐,左为前川国雄少佐,右为桥岛芳雄中佐。双方译员各为中国陆军王武上校及日本木村辰男先生,陈桂华中校担任记录,何应钦将军之另一随从参谋汪敬煦少校则担任英文翻译。

当时在场观礼的,主要有我方的战区长官余汉谋等;阿尔发计划中预定接受全副美式装备(共36个师)的4个方面军司令卢汉,张发奎,汤恩伯及王耀武等;集团军总司令杜聿明及李玉堂;军长邱清泉及廖耀湘以及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蔡文治少将,处长纽先铭少将等。美方有原预定担任在华美军副总司令的辛浦森中将,原预定担任中国战场美军主攻部队,前欧洲战场意大利美军主帅克拉克中将,以及何应钦将军的特别助理麦克鲁将军等。此外还有当时的各国驻华武官和大批新闻记者等。

仪式开始之初,家父首先以何应钦将军的代表身份,介绍自己和我方另两位代表,然后询明日方人员身份。跟着就查询蒋委员长

8月18日致冈村宁次大将之电令,是否已确实收到并已照办。今井武夫回答表示,该电令已确实收到并已照办。家父即令其交出所带来的日军兵力配置图。

家父向日方代表说明承命程序后,接着便朗声宣读”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今井武夫专心聆听,并详阅日文译本。在确定全部了解其全部内容并没有疑问后,表示将遵命转交冈村宁次大将。今井武夫随即在承受书上签名盖章,并将收据当堂呈缴。之后,今井武夫等就在我方引导下,离开会场,返回临时招待所。至此,历时将近一个半小时,历史性的日军投降承命仪式,便告圆满完成。接着,何应钦将军召开记者会,宣布日军投降承命圆满完成。

日军投降代表在随后的两天备询完毕后,于8月23日乘原机 离开芷江返回南京,向冈村宁次大将复命。9月9日,冈村宁次大将遂代表日本政府,率其所辖128.3万多侵华日军,在南京正式向中国政府投降。

1997年4月于美国

2,49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維碑议政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