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天下母親不流泪 /“和平舆反戰”是美國華裔和各族裔永恒的主題/勝利之吻/2016母親節

 

                        “和平舆反戰”可能成爲美國華裔和各族裔下一個阶段主題   

                       战争没有赢家,和平是永恒主题,被战争创伤的老兵是我们的兄弟

                                                   這是我們的首次活動

                                                  中美二戰纪念委員會
                                              美國退伍軍人總會397分會
                                                         ACWWMMA
                                                    LEGION POST 397
                                                 发起援助退伍軍人活動日

       美國退伍軍人總會397分會會长盖博.蘇瑞兹(Gabriel Suarez)和中美二战纪念委员会主席薛平华提议结合蒙市建市百年和397分會址修建完工庆祝,两会共同发起援助退伍军人活动日。

       5月3日下午蒙市林达堅議員會見薛主席,叢秘書長。林議員支持和参加退伍軍人活動日并直接参与捐赠。

       5月5日晚盖博會長向二战委丛培欣,魏林峰两位秘书长提议二战委员会和参与的其他社团一同加入5月14日Post 397 蒙市百年大游行的队伍。游行后即偕全体游行老兵一起参加 [援助退伍軍人活動日(Supporters of American Veterans)]的捐赠仪式。薛主席和盖博会长邀请二战委和397部队的同仁们积機参与此次有意义的活动。

      二战委等社团和个人将捐款捐衣物。款项用于購買睡袋等以及慰问伤残住院和流浪的老兵们。衣物直接发放老兵。盖博还建议可捐一些西装和领带便于老兵找工作时穿戴。

     描述二战中美军民情谊的大型纪录片《飞越太平洋》制片人陈光与盖博商定将在二战菲律宾巴丹老英雄桑切斯等参加活動后专约采訪。

捐赠衣物请于5月13日前送至中美二战纪念委员会会址:
Ping Hua Insurance Service Inc.
300 S. Garfield Ave.#102
Monterey Park, CA 91754

5月14日中午12:00在美国退伍军人总会397分会(American Legion Post 397)举行 [援助退伍軍人活動日(Supporters of American Veterans)]的捐赠仪式。欢迎所有社团的热心者参与,备有午餐点心。
活动举办地址:
338 S.Ramona Ave.
Monterey Park
CA 91754
联系邮箱:
Info@acwwmma.org 

 

kiss1

第二幅要為大家介紹的名作,就是這幅象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經典作品:《勝利之吻》(V-J Day in Times Square)。可能你已經過看這幅作品,但你又是否知道背後的故事?

相片拍攝至今已經七十多年,相片中的主角和攝影師今天的生活如何呢?

相片是拍於1945年8月14日。當時紐約街頭到處都是慶祝盟軍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的人群,人們情緒亢奮,素不相識的人也彼此擁抱和親吻。在時代廣場上,一名水兵和一名萍水相逢的白衣護士相擁在一起,並且深情而吻。

兩人擁吻的場景,正好被攝影師Alfred Eisenstaedt及時捕捉了下來,成了美國《生活》雜誌的封面照片。這張照片從此廣為流傳,被譽為《勝利之吻》。

照片上的女護士是美國加州老婦伊迪絲;據她所述,雜誌出來後,她一眼就認出了照片上的那名女子就是自己,當時她只有27歲,因「太害羞」,所以對這個秘密一直秘而不宣。直到1979年,她才鼓起勇氣給攝影師阿爾佛雷德寫了一封信,坦承自己就是「勝利之吻」中的女主角那名白衣護士。伊迪絲現時已經去世,終年91歲。

kiss2

然而幾十年來,照片上那名水兵的身份卻一直是個謎,迄今為止,已經有20多人出面宣稱自己就是當年照片上的水兵。對此當時已是曾祖母的伊迪絲稱,她實在沒有辦法認出哪一位才是當年親吻她的水兵。美國專家相信,即將過80歲生日的美國老翁格蘭才是真正的「勝利之吻」水兵,因為他已經通過了多次測謊器測試和其他科學測試。

克杜菲接受記者採訪時稱,當年他拍這張照片時,年紀只有18歲,他從北卡羅來納州的坎納波利斯海軍基地來到紐約布魯克林市旅行,並聽到了二戰已經結束的消息。麥克杜菲回憶說:「當我剛下地鐵、走到台階頂上,一名女士就對我說:『水兵,我為你感到高興!』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告訴我戰爭已經結束了,我可以回家了。我立即高興地沖向大街,一邊跳,一邊大叫。」麥克杜菲稱,就是在那時,他親吻了那名女護士。

麥克杜菲接受過多次測謊試驗,所有測試都證明他沒有撒謊。《健力士世界紀錄》上最成功的法醫和臉部識別專家羅伊絲還讓麥克杜菲重新擺出了當年的親吻姿勢,並通過高科技分析他現在的姿勢和過去的區別,從而證明他的確就是真正的「勝利之吻」水兵。

新聞攝影史上流傳了數十年的《勝利之吻》20世紀末被證明有作假的嫌疑,一條重要原因是但據照片主人公披露,拍攝時間在1945年5月,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日本投降日還有3個月。而近日外國的mygrapefruit 就將幅名作以Potoshop將其彩色化,幅真程度簡直就以為是彩色相!

day

DeviantArt的用家mygrapefruit使用了Alfred Eisenstaedt這幅著名的勝利日相片並為它加上了色彩,讓世人可以看到一旦這張相片用彩色菲林拍攝會是什麼樣子。她參考了紐約時報廣場的舊照片來為周邊的建築物以及相片上色。而其他位置,例如附近人物的衣著則是猜想出來。她使用了Photoshop CS 5的顏色噴漆功能,再加上快速遮罩來為相片上色,過程並不困難,但很花時間就是了。

                   

3,58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Events,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