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關於亞宗教形式的共產主義信仰制度問題

關於亞宗教形式的共產主義信仰制度問題

 《火紅的回憶,深藍的思考》摘錄:

主題:

“缺乏信仰的國家難以產生有道德的人民,如果中國選擇堅持自己共產主義的美好理想的信仰,那就應該著手建立一個有經典的、 有“抽象的”神的、有崇拜制度的亞宗教制度——共產主義信仰制度。”

《東方红》這首歌已經成為中國人心中的 “聖歌”,它的旋律它的歌詞已經沒有人重視原來的含義,没有人會用“國際歌”的歌詞去批判它的救世主思想。“東方紅”就是一 首“神曲”, 今天的“東方紅”的老歌新唱,聽起來儼然就像一 首宗教的經典歌曲。誰如果現在再去修改歌詞,一定不為人們所 接受的。它已是中國人永遠揮不去抹不掉的毛澤東情節的濃縮,因為她有一段慘烈的大革命的歷史和成功的農民革命運動為基礎。   

    文革時的中國共産黨和現在的朝鮮勞動黨一樣,自己創造出一個比 “神”還要“神聖”的“活神”,卻認為自己是“無神論者”。   

    你理解基督的美國嗎,你理解 70%的美國人相信耶穌死後復 生,替每一個有罪的人受難嗎?那你理解毛澤東的中國嗎,你理解毛澤東的像已成為保佑中國的神,今天誰能将毛澤東的塑像從廣場和出租車上移除嗎? 

    人類需要法律約束人;人類需要教育引導人;人類 需要宗教規範人。人類需要宗教,中國需要宗教,哪怕是共產主義 信仰的宗教,毛澤東思想信仰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是靈魂,沒有信仰就沒有靈魂。

    如何理解費解的中國,“東方紅”的歌曲是一把鑰匙,“東方紅”從民間的歌——革命的歌——神的歌。只有“東方紅”真正成為東方的“奇異的恩典”,成為一曲和平的、嫻靜的、震撼的聖歌,通過這首歌中國才能容易被世人理解。

    革命起家的、走軍事共產主義道路掌握政權的國家,必然形成 “個人崇拜”導致“個人獨裁”的現象,無一例外。中國前無古人的改革開放的華麗轉身,将给“活著的神”轉變為“永恒的神”創造了條件。

     一個成熟的人類的社會,需要的是一個“抽象的”的神,而 不是一個“具體的”的神。耶穌是一個“抽象的”神,作為領導人的同時被無限崇拜的毛澤東、斯 大林和金日成是“具體的”神。

    “人之初、性本惡”,在沒有制度的足夠制衡,沒有法律足夠的約束,沒有真诚的信仰,人的 “惡”必然會使人犯大錯,權利越大,錯誤越大。

    美國社會以基督教、天主教為主要的“引領”,臺灣以佛教、 媽祖教、基督教為主,現在中國的一部分人以佛教、道教、基督教 為主,但中國絕大多數的人口和九千萬共產黨員应该有一個共產主義信仰这个“神”。

共産主义信仰成為亞宗教其实除了需有一個抽象的神以外,另一個關键问題是,共產主義信仰還回答不了人類的“天問”—— “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人世有回輪嗎?” “靈魂不滅 嗎?”,当一个信仰還沒有一個“美好重生”的生命觀,因此就完 成不了宗教“終極安慰”的作用,形成不了一個完整的信仰,所 以,中國的共產黨員普遍還會再尋找另一個宗教寄托,如一些共産黨員去拜神,因为人們需要心靈安慰的崇拜制度。

    缺乏信仰的國家難以產生有道德的人民,如果中國選擇堅持自己共產主義的美好理想的信仰,那就應該著手建立一個有經典的、 有“抽象的”神的、有美好重生的、有崇拜制度的亞宗教制度——共產主義信仰制度。因為共産主义本来就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美好理想。如果現在還不能直接建立定時的崇拜制度,如當今的奏唱國歌,國家公祭日,宣誓活動等不定期的纪念活動可看作逐步实現制度化的步骤。

    除了讓人們有一個美好的共產主義理想國的願景和有一個美好 的共產主義道德的規範以外,重要的一點是:要有一個對人們身後 “升天堂”或“回輪轉世”的美好期許和為了達到這個期許的自我約束。在這裡,只用過去共產黨標誌性人物所講的“生老病死是不 可抗拒的自然規律”、“物質不滅”、“重於泰山”、“精神永 存”等來做人們的這個“終極安慰”是不夠的。實踐證明,大量的 共產黨員包括黨的高級領導人,還會在共產主義信仰之外尋找另一 個有“天堂的”期許的有終極安慰的宗教信仰,許多大的廟宇在大年三十晚上的十裡官車排隊燒香的現象和眾多的一般中國共產黨員 和家人都有另一個宗教信仰就是一個佐證。

    我在這裡給世界給中國提供一個從科學和宗教觀念中異化出來 的“基因轉世的天堂理論”,即《相反論》裡的“生命觀”的核心 觀點:

    人的生命和靈魂——等待出世的“美好天堂”不在天上、不在 寰宇,而是在人類的基因——DNA 分子的雙螺旋鏈中。

    你的生命和靈魂——你自身的基因深處記憶核子的個性基因密 碼,它在舊的軀體消失後有一天會加載在新的軀體中再重新顯現。

    在密碼排序的億萬個的個性密碼公式中的代表你的那個密碼— —會再哺巢、再加載、再複製、再重現,這就是這個個體的某個人的再生。

    2003 4 14 日,中、美、日、德、法、英等 6 國科學家宣 布人類基因組序列圖繪制成功,精確率達到 99.99%。人類的基因 組成圖譜揭開組成人體 4 萬個基因的 30 億個堿基對的秘密。

    反過來看,說明每一個不同的個體的人的基因的絕大數是相同 的,而決定是一個不同的人的基因密碼只占人類約 4 萬個基因的極 小一角。人要復生,在於這個小角中的記憶核子的密碼要重現。 共产主义信仰需要补上对生命永生回轮的科学解释,人对生命的理解只占生命科学的万分之一,因为人的一生所学所看所想的时间只占人类进化历史的亿兆分之一。

要反过来看问题,因为你所不知道的那万分之9999,里面包含着一切可能,包括基因回轮复制等等

    不少人只是在自己的“潛意識”中意識到自己似乎有在前世做 過一些自己今生從未做過的事情,這種“潛意識”非常模糊。現在 對夢幻、催眠、瀕死和孩童的前世記憶的研究,還只是從外向內的 零散片段的探索,歷史上並沒有人“再世”後被發現和驗證過的公認,因為基因的記憶核子一旦有新一輪“附體”再世,並不會自動 還原該個體的所有的人生形象記憶,這些片段的記憶還沒有明證。 那個記憶原來生命的核子還沒有解密,所以人即使再世也無法證 明。這需要從內向外的在“納米”水平上的不懈探索,才能有所破 譯。人類永遠無法窮盡其解自己身體的秘密,就像一個人永遠無法 以自己的手拽住自己的頭發而使身體離地一樣,只能以排錯法和未知领域一切皆可能法去推理。

    如上節所述,即使是在科學高度發展的當今,全人類還有 80% 的人相信有神、有靈魂、有來生。英文稱“前世今生”為“Life Before Life”。人類這樣大範圍的口耳相傳的事證,難道沒有所 本。現在人類沒有能力破解,但可以排除法和未知法推論。

    從這個意義上講,人的“回輪轉世”本來就周期的、有一定概率的、“優者捷徑”的存在著。只是個性的每一個不同的人的記憶 核子,人類現在還無法解密和顯現。 “克隆”都沒 有複製記憶功能,它只是複製了“載體”,“克隆”並不是“回輪 轉世”。

    如果有一天人類能將這個基因最深處的記憶核子的一部分解密 復原,人類就不僅能顯現重生的這一個單一個體的生命,而且有希 望看到人類發展的幾億年的歷史。

    人类要看到已經過去的時光,不在時間的隧道裡,而在人類基因的 密碼的隧道裡。

    一個人有美好的前世行為的基因記錄,就會有美好的轉世基因 的來生,一個記憶美好善良的基因的記憶核子,才是一個幸福美好 的等待重生的種子,你會在“基因的天堂”裡享盡幸福——“優者 捷徑”。相反,一個記憶醜陋惡行的基因記憶核子,則會經受磨 難——“劣者困境”。就如江本勝博士在實驗中努力證明的“人的 生命,水知道”、“‘水結晶’聽到美好的音樂會變得美麗,反 之,則會變得醜陋。”

    人體是由占 70%的水組成的有機的生命體,生命和靈魂藏在水 和熱核激發構建的最高階的載體——基因的螺旋的水晶宮裡, 好的靈魂才能享有美好的水晶天堂,並孕育著美好的來生。

   “人的天堂,基因引道。人的重生,基因轮回!”

33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