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美中均需改革,否則非世界之福——冩在中美第八輪戰略輿經濟對話時

叢培欣:美中均需改革,否則非世界之福

                                                                 冩在中美第八輪戰略輿經濟對話時

         在第八輪中美戰略輿經濟對話上習近平做了主旨講話,使人有高逺感。奧巴馬做了書面發言,使人有老大感。但重要的是美中雙方都明白必須鬥而不破,目前還未到不可逆的難收拾局面。但美中之间僅僅這樣是遠遠不夠的,美中領導者需站在更高更深的位置,否則不是世界之福。

         實質問題出在美中均需在上層建築的國家體制方面做重大改革。早有人看出,中美的真正對手不是對方,而是自己。美國強大,在於一個世紀以來的體制優勢,現在在衰退,成也蕭何敗蕭何。中國崛起,在於改革開放以來的體制優勢,現在遇“瓶頸”,亦然。

          美中目前仍是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國家,但在她們的骨頭裏仍可挑出許多致命之刺:美國產業外移,治恐無方,槍支泛濫、種族分裂、軍火幹政、搞亂世界、只剩金融……等等,中國環境汙染、信仰缺失、民族不和、吏治不彰、產能過剩、背負九段……等等。

          南海紛爭是美國病輿中國病病灶的內窺鏡。

  先看美國。南海本無航行自由問題,美國把搞亂中東那一套重返亞太,很快第二個中東就要在亞太出現。作為單個領導人,奧巴馬曾獲諾貝爾和平獎,克裏是著名反戰人士,為何要將領導世界看作是必須在他國門前用軍事威脅來實現,連其他非盟國的大國如中俄的戰略緩沖區都不給。而且必須讓世界緊張起來購買軍火,必須以聯合軍演来拉幫結派。美國的問題是體制問題,不幸的早被艾森豪威爾總統離任時說中,他認為美國被龐大的“MIC(軍工企業集團)”綁架。延伸看,即被利益集團綁架。控槍問題被步槍協會綁架也是旁證之一。當前大選中支持非建制派的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兴起也是旁証之一。美國主流意識有開始覺醒的跡象:美國管亂了世界,美國老了,自身不改革世界定不安寧。

        美國能否真正改革好上層建築,其標誌之一是誰能讓美國的軍火集團把產能轉向新能源開發,而不是繼續為世界大戰儲備彈藥和恐怖分子提供武器。

  再看中國。南海島礁本無爭議,當年是美國軍艦拉著中國人,從日本占領軍手中領回。主觀上是國共忙於民族之爭,是中國國力不強,客觀上是美日現在反敵爲友,美國被千年以來同中華民族爭鬥的日本利用。但不能打鐵是中國自身不硬。中國為何不能擺平國內的民粹,突破南海九段線的藩籬和包袱,要堅持九段線內的島礁的所有權的正義,要擺脫整個南海是中國領海和內海的民粹。正義才能被彰顯,才能有機會同爭議國逹到直接談判,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目的。中國不能克服民粹的根本原因是自身的上層建築的國家治理體系的並沒有與時俱進,中國共產黨並未實現自己早年革命時就定下的“讓那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滅亡”的崇高理想。我在《叢論  資本社會主義》一書中已全面表達我的觀點,但有一點必須說明,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中核心部分改革的時機未到,因為日本軍國主義的重新崛起,可能又一次推遲中國的政治改革時間表,中國在目前國際形勢下,不能先自亂陣腳。中國的市場經濟還年輕,中國的實力還不足,從一個角度看,當中國有10055型大驅10095096战略核潛艇時,南海的新八國聯軍就不戰而不復存在了。古老的中國,現在還年輕,中國的改革來日方長。

  中國能否真正改革好上層建築,其標誌之一是誰能讓中國的市場經濟继續深化(包括壟斷經濟和土地制度的改革),誰能建立真正有效的不是臨時的對政府之產生舆行政的法制性監督。

2,76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