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東方的聖誕——中國人民的毛澤東情節與人類的宗教需求

       《火紅的回憶、藍色的思考》摘錄:東方的聖誕——中國人民的毛澤東情節與人類的宗教需求

                                   叢培欣  

     要理解人們的基督教情節,就要從“奇異的恩典”唱起,要理解中國人的毛澤東情節,要從“東方紅”唱起。

    “東方紅”從晉西北和陜北民歌一路演變流傳,就是中國人永遠的毛澤東情節的象征。

“東方紅”曲子是最早是流行於晉西北的情歌《芝麻油》:

芝麻油,

白菜心,

要吃豆角抽筋筋,

三天不見想死個人,

呼兒咳喲,

哎呀我的三哥哥。

後來這首曲子流傳到了陜北演變為《白馬調》:

騎白馬,

跑沙灘,

你沒有婆姨呀我沒有漢,

咱倆捆成一嘟嚕蒜,

呼兒嗨喲,

土裏生來土裏爛。

劉誌丹、高崗在陜北鬧革命《白馬調》演變為:

太陽出來滿天下,

陜北出了個劉誌丹,

他帶領窮哥兒鬧革命,

呼兒嗨喲,

他帶隊伍去打橫山。

40年代初,“白馬調”在延安演變為”東方紅”,已同現在的歌詞相差無幾:

東方紅,

太陽升,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

他為人民謀生存,

呼兒咳喲,

他是人民大救星。

    有人對“東方紅”歌曲來龍去脈作了研究,我認為重要的不是歌詞如何演變,而是幾億中國農民首先接受了繼而幾乎全國人民都接受了這首流傳的“東方紅”民歌,中共的成功是土地政策的成功。

    人們早已忘卻了這首歌的前身,這首歌已經成為中國人心中的“聖歌”,它的旋律它的歌詞已經沒有人重視原來的含義,或者誰會用“國際歌”的歌詞去批判它的救世主思想。“東方紅”就是一首“神曲”, 今天的“東方紅”的老歌新唱,聽起來儼然就像一首宗教的經典歌曲。誰如果現在再去修改歌詞,一定是不為人們所接受的。它已是中國人永遠揮不去抹不掉的毛澤東情節的濃縮,因為她有一段慘烈的大革命的歷史和成功的農民革命運動為基礎。

    但中國這種把人變為神的腳步並未止步,更有代表性的歌曲歌詞還有:“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你的光輝思想永遠照我心”、“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等等。

    下面錄一首在中國毛澤東個人崇拜最高潮時期的最具代表性的歌曲——“戰士歌唱東方紅”的歌詞:

“毛主席窗前一盞燈

春夏秋冬夜長明

偉大的領袖 燈前坐

鋪開祖國錦繡前程 錦繡前程

毛主席揮筆攔江河

天空飛彩虹

毛主席揮筆指山川

大地走蛟龍

毛主席揮筆點荒沙

荒沙披綠絨

毛主席揮筆舞東風

風吹 滿天紅 滿天紅

用盡三江五湖水

毛主席恩情寫不盡

警衛戰士窗前過

心裏歌唱東方紅

歌唱東方紅

東方紅”

    當時的中共和現在的朝鮮勞動黨一樣,自己創造出一個比“神”還要“神聖”的“活神”,卻要說自己是“無神論者”。  

    你理解基督的美國嗎,你理解70%的美國人相信耶穌死後復生,替每一個有罪的人受難嗎?那你理解毛澤東的中國嗎,你理解毛澤東的像已成為保佑中國的神,今天誰敢把毛澤東的塑像從廣場上移除嗎?

    中國是一個費琢磨的國家,一個新詞,一個手抄本,一句口頭禪,一段笑話,一首歌曲,一個荒誕的故事,一個QQ,一個偷菜遊戲,一個經商熱潮…會瞬間傳遍九州大地。一個再好的計劃,有時也會產生出莫名其妙的枝節;一個再壞的事件,有時也會產生好的結果。沒有網絡,小道消息就傳的夠快,有了幾億網民,那就“給力”了幾十倍。

    中國是一個很奇特的國家,就像面對中國的六四事件,瞬間潮湧,瞬間潮落,所有外國政治家全都跌破眼鏡,難怪有那句名言:“誰認為他最了解中國,誰就最不了解中國。”如果說懂得中國,那麽,懂得中國的司機把毛澤東頭像的掛飾作為神靈保佑的含義嗎?懂得無神論的共產黨的高級官員更虔誠到廟裏進香的意思嗎?懂得青年人遴選超女的瘋狂狀態的潛臺詞嗎?懂得現在那些描寫戰爭、戰後和諜戰的電視劇全民瘋看的原因嗎?懂得如此荒誕的“子彈在飛”的電影為什麽如此賣座嗎?我也不懂,但那個撒錢沒有作用,撒搶也不靈,但一出“詐死”卻推翻了一個土霸王的劇情,使網民有不少聯想。

    意識形態“產品”的活躍興盛、黯然衰退或詭秘異樣,是對現實社會和制度優劣的折射,大約有10年的“滯後”和10年的“預警”反映,臺灣和大陸的文藝現象都能看到這個規律。

    我離開了中國,遠離了那段歷史,但紅衛兵抄查基督教堂的經歷讓我認識了基督教,我揚棄了“人之初性本善”的觀點,最終使我認可基督教“原罪”“本罪”的道理。這個“不打不相識”的經歷就是“物極必反”經歷。

    我認識到,人類需要法律約束人;人類需要教育引導人;人類需要宗教規範人。人類需要宗教,中國需要宗教,哪怕是共產主義信仰的宗教,毛澤東思想信仰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是靈魂,沒有信仰就沒有靈魂。

     如何理解費解的中國,“東方紅”的歌曲是一把鑰匙,“東方紅”從民間的歌——革命的歌——神的歌,到今天只是一首慢慢沈寂的歌。只有“東方紅”真正成為東方的“奇異的恩典”,成為一曲和平的、嫻靜的、震撼的聖歌,中國才能容易被世人理解。

    革命起家的、走軍事共產主義道路掌握政權的國家,必然形成“個人崇拜”導致“個人獨裁”的現象,無一例外。第二個無一例外,就是這個“活著的神”必然在真實的世界中最終“神話”破滅。

     一個成熟的人類的社會,需要的是一個“抽象的”的神,而不是一個“具體的”的神。耶穌是一個“抽象的”神,毛澤東、斯大林和金日成生前是“具體的”神。

    “人之初、性本惡”,在沒有制度的足夠制衡,沒有法律足夠的約束,沒有宗教信仰和一個“抽象的”的神的足夠的引導,人的“惡”必然會使人犯大錯,權利越大,錯誤越大。

    美國社會以基督教、天主教為主要的“引領”,臺灣以佛教、媽祖教、基督教為主,現在中國的一部分人以佛教、道教、基督教為主,但中國巨絕大多數的人口和八千萬共產黨員卻只有一個模糊並且不夠虔誠的共產主義信仰。

    靈魂的真諦和美好的生命觀就是信仰。中國與其他大國不同,中國是一個沒有主流信仰的國家。

    原因一是:在中國,佛教、道教和基督教等主要的宗教的信仰人口並沒有達到主流宗教應有的人口比例;

    原因二是:共產主義信仰還回答不了人類的“天問”—— “我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人世有回輪嗎?” “靈魂不滅嗎?”,共產主義信仰還沒有一個“美好重生”的生命觀,因此完成不了宗教“終極安慰”的作用,形成不了一個完整的信仰,所以,中國的共產黨員普遍還會再尋找另一個宗教寄托。由於中國的共產主義信仰沒有對人們心靈安慰的崇拜制度和中國走向資本社會主義的沖擊,共產主義信仰的本身也正在淡薄之中。

    缺乏信仰的國家難以產生有道德的人民,如果中國選擇堅持自己共產主義的美好理想的信仰,那就應該著手建立一個有經典的、有“抽象的”神的、有崇拜制度的亞宗教制度——共產主義信仰制度。

    除了讓人們有一個美好的共產主義理想國的願景和有一個美好的共產主義道德的規範以外,重要的一點是:要有一個對人們身後“升天堂”或“回輪轉世”的美好期許和為了達到這個期許的自我約束。在這裏,只用過去共產黨標誌性人物所講的“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物質不滅”、“重於泰山”、“精神永存”等來做人們的這個“終極安慰”是不夠的。實踐證明,大量的共產黨員包括黨的高級領導人,還會在共產主義信仰之外尋找另一個有“天堂的”期許的有終極安慰的宗教信仰,許多大的廟宇在大年三十晚上的十裏官車排隊燒香的現象和眾多的一般中國共產黨員和家人都有另一個宗教信仰就是一個佐證。

    我在這裏給世界給中國提供一個從科學和宗教觀念中異化出來的“基因轉世的天堂理論”,即《相反論》裏的“生命觀”的核心觀點:

    人的生命和靈魂——等待出世的“美好天堂”不在天上、不在寰宇,而是在人類的基因——DNA分子的雙螺旋鏈中。

     你的生命和靈魂——你自身的基因深處記憶核子的個性基因密碼,它在舊的軀體消失後有一天會加載在新的軀體中再重新顯現。

     在密碼排序的億萬個的個性密碼公式中的代表你的那個密碼——會再哺巢、再加載、再復制、再重現,這就是這個個體的某個人的再生。

    2003年4月14日,中、美、日、德、法、英等6國科學家宣布人類基因組序列圖繪制成功,精確率達到99.99%。人類的基因組成圖譜揭開組成人體4萬個基因的30億個堿基對的秘密。

     反過來看,說明每一個不同的個體的人的基因的絕大數是相同的,而決定是一個不同的人的基因密碼只占人類約4萬個基因的極小一角。人要復生,在於這個小角中的記憶核子的密碼要重現。

     不少人只是在自己的“潛意識”中意識到自己似乎有在前世做過一些自己今生從未做過的事情,這種“潛意識”非常模糊。現在對夢幻、催眠、瀕死和孩童的前世記憶的研究,還只是從外向內的零散片段的探索,歷史上並沒有人“再世”後被發現和驗證過的公認,因為基因的記憶核子一旦有新一輪“附體”再世,並不會自動還原該個體的所有的人生形象記憶,這些片段的記憶還沒有明證。那個記憶原來生命的核子還沒有解密,所以人即使再世也無法證明。這需要從內向外的在“納米”水平上的不懈探索,才能有所破譯。人類永遠無法窮盡其解自己身體的秘密,就像一個人永遠無法以自己的手拽住自己的頭發而使身體離地一樣,只能以排錯法去推理。

    如上節所述,即使是在科學高度發展的當今,全人類還有80%的人相信有神、有靈魂、有來生。英文稱“前世今生”為“Life Before Life”。人類這樣大範圍的口耳相傳的事證,難道沒有所本。現在人類沒有能力破解,但可以排除推論。

    從這個意義上講,人的“回輪轉世”本來就周期的、有一定概率的、“優者捷徑”的存在著。只是個性的每一個不同的人的記憶核子,人類現在還無法解密和顯現。將來,哪怕就是能解密、復制和顯現出你活到記事的7、8歲的那一小段回憶,也能證明這個生命是你的“再世”和“重生”的。除此以外,哪怕是“克隆”都沒有復制記憶功能,它只是復制了“載體”,“克隆”並不是“回輪轉世”。

    如果有一天人類能將這個基因最深處的記憶核子的一部分解密復原,人類就不僅能顯現重生的這一個單一個體的生命,而且有希望看到人類發展的幾億年的歷史。

    要看到已經過去的時光,不在時間的隧道裏,而在人類基因的密碼的隧道裏。

    一個人有美好的前世行為的基因記錄,就會有美好的轉世基因的來生,一個記憶美好善良的基因的記憶核子,才是一個幸福美好的等待重生的種子,你會在“基因的天堂”裏享盡幸福——“優者捷徑”。相反,一個記憶醜陋惡行的基因記憶核子,則會經受磨難——“劣者困境”。就如江本勝博士在實驗中努力證明的“人的生命,水知道”、“‘水結晶’聽到美好的音樂會變得美麗,反之,則會變得醜陋。”

    人體是由占70%的水組成的有機的生命體,生命和靈魂藏在水和熱核激發構建的最高階的載體——基因的螺旋的水晶宮裏, 美好的靈魂才能享有美好的水晶天堂,並孕育著美好的來生。

   “人的天堂,基因知道!”

350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論壇, 退化论。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