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推荐一篇老司令孔照年关于西沙海战涉及中央最高决策的珍贵回忆

本版版主:推荐一篇老司令孔照年关于西沙海战涉及中央最高决策的珍贵回忆

今天意外在网上看到68年我的汕头老司令孔照年的关于他74年作为西沙海战海军总指挥的采访。由于他是当年与他相邻防区的厦门陆军总指挥家父叢德滋的山东老乡和战友,所以又有另一层怀念。凤凰网此文如果真实,可以看到以下几个问题:

一、傅莹 :将军在战场上拿不到的,别指望外交家用嘴巴拿到。

这句話可視为没有实力就没有外交,也可视作对军人的激励。但傅莹女士应该知道,南海的每一吋土地都是军人拿回来的,其中西沙、赤瓜礁之战,是军人們用19条年轻的生命和鲜血拿回来的。

我们不能忘记作为当时具有代表意义的指挥官的名字:林遵、孔照年、魏鸣森、陈伟文:

1)1946年国军海军将领、后来起义成为解放军开国少将的林遵乘美式舰艇指挥拿下太平、永興、中业、中建四岛;

2)1974年海军副司令、海军总指挥孔照年、榆林基地副司令海上编队总指挥魏鸣森指挥拿下整个西沙群岛;

3)1988年海上编队总指挥陈伟文指挥一举拿下南沙7岛礁。

二、当时联合指挥的缺陷。更证明当今五大战区和军事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三、可看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和现在海军力量的巨大差异。这就是这次所谓南海仲裁案的外交后盾。

四、拿下整个西沙,是邓小平的决策,就如今天巩固和实质控制南海是习近平的决策。中华民族需要这样的领导者。

海军司令谈西沙海战:蒋介石没支援 只是不敢干涉

凤凰网:原创于: 2013-07-10

孔照年,西沙海战时任海军副司令,指挥作战。1951年冬调至海军。历任海军万虎独立水警区巡逻艇大队参谋长,副大队长。1958年8月,到海军军事学院基本习学习,1961年8月毕业后回南海舰队榆林基地任何潜艇大队大队长,该大队所用04型猎潜艇在13年后参加了西沙海战。1964年2月起历任海军汕头水警区参谋长、副司令。1965年8月,在“八·六”海战中任海上总指挥,一举击沉国民党大型猎潜艇“剑门”和“章江”号,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接见。1969年3月,任海军山头水警区司令员。1970年1月,任海军广州基地副司令员(主持工作)。1973年7月,任海军副司令员、海军党委常委。在任副司令员时,孔照年参与指挥了西沙海战。前不久,本刊记者随郑明少将访问了孔副司令,在此将采访记者整理如下,与朋友们分享。
记者:请您讲讲你什么时候到南海舰队的?
孔司令:我是1951年10月到海军来的。1961年从海军军事学院毕业后,到南海舰队。1963年从大队长提升到汕头水警区当参谋长,半年之后在汕头水警区任副司令。“八·六”海战时,担任海上总指挥。
记者:60年代,您刚到南海舰队时,我国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控制情况如何?
孔司令:当时南海群岛还是属于我国,之后文化大革命期间,南越趁机侵占我国的珊瑚岛、甘泉岛和金银岛,主要是甘泉岛。甘泉岛是西沙群岛的淡水岛,所以叫甘泉岛。
记者:有些资料说,五六十年代,越南就有过炮击我国渔民的行为,是这样吗?
孔司令:有过,西沙是个好渔场,物产非常丰富,而且鱼肥。同时,西沙也是亚洲东北部通往东南亚的必航之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南越一直盯着西沙呢。
记者:当时指挥作战的中央指挥组是个什么情况?
孔司令:当时渔船报回消息,苏振华派(时任海军政委)我去西山,中央指挥组就在那里,他说“老孔你去吧,海军的情况你熟悉,汇报情况,上情下达,当海军的代表”。西山的中央指挥组有苏振华、陈锡联、叶剑英、王洪文,王洪文不懂军事,但他当时是军委副主席,他得去挂个牌子啊。邓小平每天听电话汇报,他当时太忙,没时间去,但情况他都掌握。最后要登陆甘泉岛下决心的时候,他才去的。海军的情况都通过我向上级汇报。
记者:当时,王洪文有没有干预指挥决策?
孔司令:没有,他也不敢干预,他根本不懂啊。
记者:请您讲讲开战时敌我双方的态势如何?
孔司令:渔民回来报告,我们海军的舰艇才派出来。开战时,我军兵力薄弱,原本要派护卫舰去支援,但护卫舰报告有故障,只好临时从汕头水警区74大队调281、282猎潜艇支援,从山头直接到湛江,从湛江再到海南岛,2条直线,直接到达战区,这样可以节省七八个小时。开打之前敌我军舰一直周旋,我们坚持不打第一枪。不过我认为,如果当时我们从越南开始侵犯我们渔民开始,就迎战,那不至于损伤1艘军舰。
记者:中央军委决定的“不打第一枪”,主要是处于什么考虑?
孔司令:处于外交、不主动惹事。当时,越南阮文绍是美国支持的,如果处理不好美国插手那就不好办了。
记者:中央指挥组是怎么看美国插手的可能性的?
孔司令:我们分析,美国亲自来作战是不可能的,朝鲜战争结束没几年,并且当时我们与美国也有些关系了,美国不会直接插手此事,所以我们下决心对越南开战。
记者:当时南海舰队的实力如何,为什么开头只是猎潜艇去了,“南宁”号和65型都没有去?
孔司令:当时南海舰队的大舰比较少,“南宁”号算大舰了,1200多吨,它是二战日本建造的,被美国人渣掉了船头,我们把它补上,装了门100炮,当作护卫舰用,再有就是我们自己建造的65型护卫舰。但临报告机器发生故障,所以开始都没出去。
记者:《最忆是西沙》一书提到281、282驰援西沙路上,遇到1艘护卫舰向北走的,您听说过这件事吗?
孔司令:这个问题,我不太清楚,没人追查。我们接到的报告是机器故障,无法参战。但是为什么去厂修跑得飞快?奇怪吧。
郑将军:当时南海舰队最大的舰艇就是65型护卫舰,是国产的护卫舰,造的4艘全部给他们了,但在用的时候,报告说舰艇技术状态无法执行任务。要说起来,真算是老天帮我们了,一二月如果西沙海区是恶劣气象,小艇是出不了海的。没有护卫舰,在南海很难活动。好在气象不错,小艇出得去,否则真是不得了啊。
记者:当时南海舰队有鱼雷艇吗?为什么没有派鱼雷艇去?
孔司令:我们有1个快艇大队,12艘快艇。海战时,我向中央提议,可以派鱼雷艇,当时的气象是好的,3级以上气象,适合快艇出击。如果当时派快艇去,起码还能再打沉2艘,甚至让他们一艘也回不去。当时就一个问题,快艇出来回不来,油不够。不过这个问题可以解决。当时我们考虑一是前方猎潜艇和鱼雷艇用的油料是一样的,可以抽调给快艇。再一个,鱼雷艇回不来榆林,但可以去永兴,他们到了,我们的油船也能到永兴岛了,所以油的问题完全可以解决。我给陈、苏、叶帅报告,他们都同意了。于是,17日(海战当天),我就给榆林基地司令打电话,让他们做好准备,1个半小时,我们的快艇队就准备好了。海战当天晚上派去6艘快艇,后面还有5艘快艇。
2小时后,快艇已经开出80海里的时候,被广州军区司令许世友叫回去了。许世友向上报告说“不能去,我们已让快艇都回来了,油不够”。当时的指挥层次乱糟糟,这也指挥,那也指挥,汕头“八·六”海战也有这个问题,海南岛军区也指挥基地也指挥,舰队也指挥,北京海军总部也指挥,我接到的电报一大堆,战斗结束时还有30多份没译出来,我当时是先译领导报、指挥报,其他电报一律不理。打海战指挥头绪太多是不行的,一定要统一思想。
郑将军:这个细节很有意义,指挥员真的需要具有三军联合指挥能力才能打现代战争,只通一军或者只懂一种武器是不行的。孔司令在“八?六”海战的时候,就用鱼雷艇和炮艇协同作战。伟大的陆军指挥家,不熟悉海军情况照样会出错。
记者:西沙海战过程中,我军战机飞临战场上空,您能讲讲这方面的情况吗?
孔司令:好,说实话关于飞机出动的问题。当时谁也不敢下决心。因为我们歼-6到西沙,高度在5000米以上的话,只能活动5分钟,稍微有点不慎,油就不够了,低空不行,一低空烧油更多。我的意见是一定要去,6分钟也要。第一个,我们航空兵去对敌人是很大的威慑,很大的精神压力。第二,对我们的舰艇是个很好的支持,是很大的鼓励。当时我把海军的首长都请示遍了,最后把海南的歼-6派出去了。
记者:派出的歼-6是海航的还是空军的?
孔司令:是海航的,海战动用的飞机都是海南岛,海南岛都是海军航空兵,没动用空军。中央指挥组里,海军就我这个代表,空军没有去。
记者:当时有没有考虑到我军战机可能和南越的飞机遭遇甚至交火?
孔司令:他们到不了西沙,我们计算过,从最近的机场起飞他们也到不了。他们没多少航空兵,都是美国给的飞机,性能不如我们歼-6。万一遭遇了,我们定的原则是“不与纠缠”,一纠缠就回不来了。
记者:有报道说,当时中央有个预案,如果飞机回不来,可以迫降到某个海域,飞行员跳伞,是这样吗?
孔司令:当时确实没考虑这个问题,只是考虑“不与纠缠”。当时的气象不错,跳伞的话,飞行员回来没问题,收到信号海军的船就能把他接回来,但飞机肯定完了。
记者:当时,海南的海军航空兵只有歼-6这种机型吗,为什么没有派轰炸机?
孔司令:海南只有歼-6。轰炸机也可以去,而且轰炸机腿比歼-6长多了。当时没让轰炸机去,是考虑海南岛离西沙近,而且歼-6速度快。而是轰炸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轰炸机只能轰炸舰艇,不能空战。越南歼击机来的话,我们就吃亏了。
记者:战斗爆发后,东海舰队4艘“成都”级导弹护卫舰经台湾海峡南下驰援,有报道说台湾海军接到蒋介石特批,不准对我们进行拦截,据你了解是这样吗?
孔司令:从台湾海峡中线南下,从来没有人这么走过。所以我们当时多少也有些担心,担心国民党会不会干扰我们,我建议走外线,走内线(紧贴海岸线)会很浪费时间,我分析国民党不会干预,最多是监视我们,因为是我们卫国作战,是保卫中国的领土,他不敢动。当时2艘“阳”字“舰在中线另一侧监视我们,两边都没吭声,没发信号,安安静静地过去了。后来有个说法传出来,说蒋介石对西沙的事有个态度是不要打扰。
记者:中央指挥组是什么时候下决心要登陆甘泉岛的?
孔司令:登陆甘泉岛的问题,当时谁都不没敢下这个决心,包括叶帅也没有这个决心。广州军区的计划和兵力都准备好了,但登不登甘泉岛,一直是在考虑的问题,没有下定决心。
记者:为什么会在登陆甘泉岛有这么大的犹豫呢?
孔司令:因为这个涉及到国际关系问题,当时对美国还是有担心的,担心他们会插手。最后还得邓副主席出马,他是总参谋长,当时刚出来主持工作,年三十前2天,他去了西山,听我们汇报,听完问大家“你们意见怎么样”?王洪文连气也不吭一下,叶帅说“可以吧”。邓小平说“好”!随着口述命令发包给广州军区要求立即登陆。
郑将军:没有身处那个环境,你们可能很难想象邓小平总参谋长、海军高级指挥员,他们的当时的心态是怎样的。当时,我们打南越,打的是美国人的走狗,美国到底怎样行动,谁也不敢说。当时我国还处在内乱阶段,要保卫我们自己的民族利益、海洋权益,那可真的是一搏啊,很有风险。不是有魄力的战略指挥家,真的是不好下这个决心的。
郑将军:是啊,你想我们为什么那么快从东海舰队的抽走全部的导弹护卫舰到南海,这也是考虑到万一美国插手的情况。

4,138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