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中美二戰紀念碑立碑啓示録(續) 環球通訊社 2015-12-30

 

 

紀念碑

勃兰特下跪

環球通訊链接网址:

http://www.uscnd.com/article/article-c188864.aspx

【叢培欣投稿】叢培欣:中美二戰紀念碑立碑啓示録(續)

  在美國中美二戰紀念碑五周年之際,本文撰筆者在美國環球通訊社、華聯社、鳳凰網、天涯網、臺灣政治論壇網等兩岸三地媒體發表了啟示錄和相關文章,以便於海內外華人等了解美國的尤其是華人社區的某些政治生態。今天,由於又有了一些新的發展和啟示而續文。

  稍加回顧:

    從今日朔往约20年前,從立碑之日朔往约15年前,有几個华裔老者一直在探索着有一天能為中美共同作戰的先賢烈士立個纪念碑,然而這需美國一級政府的批準。

     以華埠傳統僑社大老、世界龍崗親義公所四級元老、中華會舘老會長、兩次在美軍服役的趙尚賢為代表的傳統僑社;以洛杉磯保險同業公會創會會長、南加州中國大專院校聯合校友會84年理事長、北伐將領後裔薛平華,美國洛杉磯抗戰研究會創會會長張玉池,美國國家成人教育顧問和國家信用標準顧問余顯利以及關甘澍為代表的老僑;以陳李婉若、趙譚美生、劉達強、黃維剛、林逹堅、黃趙企晨等為代表的華裔民選官員和蒙市多任市長議員。

  他們終於敏銳的看到了這一天到來的可能性,他們看到至今還是全美華裔比例最高、曾在80年代産生美國第一個華裔市長的蒙特利公園市,2009年在市議會中的五個議員中有四個是華裔議員,而其中三個理念輿元老們基本一致。

  經過他們最後沖關的努力,這一天終於到來了。2009916日蒙特利公園市召開討論有關立碑的公聽會。議員Betty Tom Chu(趙譚美生)提出11320號建碑提案,曾參加二戰並在菲律賓駐防被俘慘遭迫害死裏逃生的曾任蒙市退伍軍人分會總監、在蒙市居住5292歲的桑切斯先生(Mr,William R.Sanchez)到會聲援,中美二戰紀念委員會共同主席張玉池發言申報…蒙特利公園市議會終以50全票通過提案。”

  歷史在續冩:

  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70周年、紀念碑建碑5周年的2015,我們迎來了蒙市中美二戰紀念碑美國華裔、各族裔及兩岸三地紀念活動最廣泛、最盛的年份。但這一兩岸三地廣泛參與的盛況能否長續光大?

  兩岸政界尤其是當地的政界是能否長續光大的關鍵。

  美國環球通訊社今年部分活動的報道如下:

  一、20151213

  【環球通訊社記者劉驍宗洛杉磯報導】20151213上午10時,中美二戰紀念委員會,與美國華人社團聯合會於蒙特利公園市市政府“二戰紀念碑”前舉行第二屆“南京大屠殺公祭日”紀念活動。

  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領僑組組長王學政、僑務領事孫衛東,美國國會議員趙美心博士,美國華人社團聯合會榮譽主席張素久、主席鹿強、共同主席團主席郭頌,中美二戰紀念委員會主席薛平華的代表範允富、秘書長叢培欣,美國河南總商會會長王立軍,和統會聯盟主席劉青等民選官員、老僑、新僑、海峽兩岸各界同胞、退伍軍人及紀念碑捐贈人等近兩百人出席了當天的紀念活動。

  二、20151121

  【環球通訊社記者李碩洛杉磯報導】蒙市中美二戰紀念碑委員會、蒙特利公園市議會、美國退伍軍人總會蒙市397分會1121日上午1000在蒙市政府二戰紀念碑前舉辦建碑五週年紀念儀式。兩位年逾九十高齡的二戰美軍老兵桑切斯(William R.Sanchez)與富恩特(Dave Fuente)出席紀念儀式。

    當天出席紀念儀式的包括蒙市市長陳贊新、市議員林逹堅、美華聯榮譽主席張素久、羅省中華會館副主席方傑洲、羅省中華會館福僑會會長吳玉熙、建碑委員會薛平華主席、建碑委陳耀華會長、建碑委秘書長叢培欣、常務理事範允富等三十餘位南加僑領及政要,來自美國陽光國際學院的40名華裔兒童當天也來到紀念儀式現場接受生動歷史教育。儀式於上午十點於蒙市廣場前正式開始,禮隊鳴槍數響向二戰犧牲老兵致意,在主辦方簡樸紀念的倡議下,儀式全程不設致辭與演講環節,所有到場嘉賓依序向紀念碑獻花致意。

  三、201575

  【環球通訊社劉驍宗洛杉磯報導】201575日星期日下2點,第二次大戰中美軍民合作反侵略紀念委員會於蒙市市政府、二戰紀念碑前舉行“紀念中華民國抗戰勝利70周年暨七七抗戰78周年紀念典禮。

  國會議員趙美心博士,Ed Royce,洛杉磯社區學院第二選區教委伍國慶,蒙市市長梁僑漢、副市長陳贊新、市議員林達堅等民選官員、臺灣立法委員詹凱臣,駐洛杉磯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夏季昌處長,洛杉磯僑教文化中心翁桂堂主任,以及羅省中華會館,南加州中國大專院校聯合校友會,美國越柬寮華人團體,加州臺灣同鄉聯誼會,中華聯合旗隊,洛杉磯榮光聯誼會,中國國民黨美西南支部,南加州臺大校友會、美西華人學會,美國華裔舞蹈協會,南加州黃埔琴友會,羅蘭崗獅子會,伶倫劇坊等僑界代表,還有二戰退伍軍人與家屬代表,逾百人出席當天的慶典。

  第二次大戰中美軍民合作反侵略紀念委員會主席薛平華,第二次大戰中美軍民合作反侵略紀念委員會會長、中華聯合旗隊發起人陳耀華,第二次大戰中美軍民合作反侵略紀念委員會委員暨召集人劉煥君先後致詞。

  四、2015523

  【環球通訊社記者李碩洛杉磯報導】由華埠美軍退伍軍人628分會和中華旗隊主辦的紀念二戰勝利七十週年向陣亡將士致敬活動,523日上午在蒙市二戰紀念碑前舉行,南加僑界領袖及民眾近200人參與活動,藉以表達對二戰陣亡將士的緬懷敬意。

  出席當天紀念儀式的包括臺北駐洛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夏季昌,洛杉磯華僑文教服務中心主任翁桂堂、副主任黃慶育,中華會館主席伍尚齊、副主席方傑州,蒙市市長梁僑漢、市議員陳贊新、林達堅,二戰紀念碑創始成員余顯利,僑務委員朱碧雲、陳玲華,美國客家商會會長邱啟宜,南加州中國大專聯合校友會會長許嗣堯,第一副會長徐洸玲,交通協會會長徐和生等各界僑領百餘人。

  中美二戰紀念碑在碑前,人們秉持和平、友誼的理念成為一個兩岸三地尋找一個最大公約數的共同紀念的主題。然而,在碑後暗濤洶湧。原因不是個人的,而是復雜的歷史和現狀。  

  當年蒙市統領所有部門的日裔女經理屢屢在工程方面提出異議,幾乎讓議會已批準的方案無法實施,一面玻璃天花板譲創碑元老們困惑。在施工期,蒙市議會32通過突然將日裔經理撤換,至今我們不知道其被更換的真實原由。 

  在紀念碑創碑者們和華裔民選官員堅定的和平理念堅持下,仍然經過了近二十年的努力才得以建碑,他們的宗旨是:寬恕而不忘懷!Forgive but not Forget!

  現在我們又遇到新僑新募捐者的問題。

  除此之外,近年來在一些民選官員的支持下,本碑理事會本著和平理念,準备在“寬恕而不忘懷!Forgive but not Forget!”主旨中再加入“不忘中美血濃於水的戰鬥友誼”,使得“和平”再加上“友谊”。

  我們申請新副碑主題的中英文征求意見稿如下:

  1Americans Sending aid to China over the Hump

      美軍駝峰航綫支援中國抗戰

  2Chinese Rescuing the Doolittle Raiders

     杜立特轟炸東京輿中國人民大援救

  3Chinese Expeditionary Force allying with American &   British soldiers to fight against Japanese Burma Area Army

  中國遠征軍與美英聯軍滇緬抗日

  4W. R. SanchezD. FuentesIris Chang: Don’t forget the Bataan Death March in the Philippines

    桑切斯、費恩特、張純如:勿忘菲律賓巴丹死亡行軍

  以上方案,建碑委已於20141119日 、2015319日、2015819日、2015106日送給主管單位和人員四份報告,至今尚未被批準。我們十分感謝支持本案的民選官員的积极努力,建碑委當年刻碑時有了近二十年的努力才玉汝於成。而今天,我們有市長和所有熟悉的蒙市議員們的支持,我們有足夠的耐心和信心。

  然而支持我們的議員們還要突破一些玻璃天花板。比如,有工作人員覺得“轟炸東京”的字句比較敏感?恰巧,這次原來申請報告的第一稿中的“General Doolittle Bombing Tokyo”一句,因為正好“轟炸東京”有英文專用名詞,經劉榮文、鄭京煒教授修改後已變爲:“the Doolittle Raiders”。所謂的敏感詞恰巧取消。

  比如,支持我們的議員們還要努力突破所谓“有礙觀瞻”這一類型的理由。我們將當年建碑委輿市政府的有關再立新副碑的公開協議中有以下一段表述摘錄如下:

 inscribed on the back of the monument or a separate plaque in front of the monument.

  此段指明新的刻入或可在碑後,或可在碑前立一獨立的副碑,这些選項都是在允許範围中的。

  雖然隨著中國的和平崛起,中美只能發展為新型的大國關系,“和平”將是中美之間無可選擇的必行之路。但由於日本當局沒有對二戰真誠懺悔以及目前美中日間的復雜關系;由於兩岸官方目前的狀態和未來可能變得更為復雜;由於蒙市居民華裔輿日裔居民是兩個最大的族群(約5年前的統計數字應是45%/30%,但最近幾年華裔居民大幅增長)等美二戰紀念碑從建碑伊始至今,過去風風雨雨,如今跌宕起伏,将来曲折光明。

  最近日韓正在交涉當年“慰安婦”問題,如同“慰安婦”的名词一樣,二戰歷史上存在的實際上是“性奴”,沒有真誠道歉的日本當局,不論用什麽替换的名詞和借口,這種存在都是不可否認的歷史事實。我們的近鄰格蘭代爾市白人占68%,亞美尼亞人占28%他們曾經在議會全體議員的帶領下成功的挫敗拆除該市慰安婦紀念碑的日裔的起訴。 

   下面拉開話題,談談新副碑主題的一些相關的歷史事件。

   1Americans Sending aid to China over the Hump

   美軍駝峰航綫支援中國抗戰

   “駝峰航線”西起印度阿薩姆邦,向東橫跨喜馬拉雅山脈、高黎貢山、橫斷山、薩爾溫江、怒江、瀾滄江、金沙江,進入中國的雲南高原和四川省。航線全長500英裏,地勢海拔均在4500-5500米上下,最高海拔達7000米,山峰起伏連綿,猶如駱駝的峰背,得名“駝峰航線”。

   駝峰空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持續時間最長、條件最艱險的、付出代價最大的一次悲壯的空運,創造了人類航空史上的奇跡。 駝峰空運從19425月開始至194511月,歷時三年多,美軍先後投入飛機2100架,中美雙方總共參加人數有 84000多人,共向中國運送736374噸物資、戰鬥人員33477人,另有1千多架戰鬥機從這個航線飛入前線參戰。

   駝峰空運美軍共損失468架運輸機, 1579名飛行員犧牲。而前後總共擁有100架運輸機的中國航空公司,也先後損失飛機48架,犧牲飛行員168人,損失率近50%

   2Chinese Rescuing the Doolittle Raiders

   杜立特轟炸東京輿中國人民大援救

   在珍珠港被襲後僅僅四個多月的1942418日,16B-25轟炸機在杜立德中校率領下由航空母艦大黃蜂號上起飛對日本本土進行了轟炸,除一架安全降落蘇聯之外,所有的B-25在中國迫降或墜毀。

    這次的攻擊行動不但報了珍珠港的一箭之仇,也重振了連續五個月在各戰線吃敗仗美軍的低落士氣。當杜立德突擊隊的隊員跳傘降落在中國東部時,成千上萬的中國平民百姓、鄉間的裏鄉長們和遊擊隊員參與了大救援,曲折輾轉將64名飛行員包括杜立特中校救回重慶。

   日本人很快的就對杜立德轟炸行動進行了報復,日軍發動了“浙贛會戰”,這次掃蕩動用了五十五個聯隊約十萬名官兵。

   在三個月的掃蕩中,日軍深入華東腹地血腥屠殺中國軍民,殺戮每一個涉嫌協助飛行員的人們。凡美機迫降的附近鄉村,民居都給燒掉,連小孩也無一倖存。衢縣、三山和惠水的機揚,在日軍到達之前,日機空襲逾六百次。為了報復杜立德突襲,日軍竟然施放霍亂、傷寒及腺鼠疫的病毒,使日本成為二次大戰期間唯一使用生物戰的國家。有一份日軍報告指出,在一次(生物戰)攻擊中,由於風向臨時改變,導致日軍一千七百人死亡。而殺害的中國人民的人數比後來兩顆原子彈爆炸中死亡的人數還要多。一位美軍將領在他的回憶錄裡描述:“在三個月內,二十五萬中國部隊和平民慘遭屠殺。”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當年參加轟炸東京等地的美軍飛行員成立了一個名為“杜立特轟炸機隊協會”的民間團體。直到上世紀末在中美建交之後,飛行員們已老態龍鐘之時,跨過浩瀚的太平洋來中國尋訪當年的救命恩人。飛行員波特,1946年給他的救命恩人朱學三寫了一封感激信,但因為當時中美郵路不通,他一直沒有發出。為此,他將這封信珍藏了44,一直到了1990才找到朱學三將這封信交給他。1992,當年營救美軍飛行員的陳慎言、朱學      三、曾健培、劉芳橋和趙小寶等5人還受美國方面的邀請,參加了在美國舉辦的紀念轟炸東京50周年的慶祝活動。

  在蒙特利公園市的附近居住的我的兩位好友:一位是父親爲遠征軍抗戰將領的旅美作家傅中先生,他最早撰寫了《杜立德B-52轟炸東京的故事》一書,這本書又促使另一位旅美老作家廖兆瑄先生撰寫了《情灑太平洋》一書。  

  3Chinese Expeditionary Force allying with American & British soldiers to fight against Japanese Burma Area Army

  中國遠征軍與美英聯軍滇緬抗日

  這段鮮為人知的中美英聯軍的歷史摘錄如下:

  1944年中,東南亞戰區盟軍總部擬定了以陸上進攻收復緬北和緬中的“首都”作戰計劃和以兩棲登陸作戰收復緬南的“吸血鬼”作戰計劃。

  6月,根據“首都”作戰計劃,新編第30師第88團、第50師 第150團與美軍第5307支隊混合組成中美突擊支隊,由美軍梅裏爾準將為支隊長,向密支那突擊。為支援中美突擊支隊,新編第30師第89團、第14師第42團組成空中突擊隊,由印度空運密支那參加作戰。

  85日,在中國駐印軍和美軍的協同作戰下,中國駐印軍奪取密支那,共擊斃日軍2700余人。

  10月,中國駐印軍、英第14集團軍開始實施向緬北、緬中反攻的第二階段。英印軍第36師為右縱隊,中國駐印軍新編第6軍新編第22師為中央縱隊,新編第1軍為左縱隊,第14師、第50師及美軍第148團為總預備隊。

  1945116日,在中美英配合下,中國駐印軍攻克南坎。此役中國駐印軍殲敵1780人。攻克南坎後,中國駐印軍趁勝追擊,127日新編第 38師攻 克芒友,打通了中印公路,並與遠征軍在芒友會師。接著中國駐印軍繼續南下,直趨戰略重鎮臘戌。

  320日,駐印軍中央縱隊第50師西路軍與從納巴南下的英印軍36師在喬梅會師。至此,中印公路被打通,緬北反攻戰勝利結束。在中國 駐印軍發動南坎戰役時,英軍在實兌島登陸,並攻占蘭裏島。

  5月上旬,英軍兩棲部隊和英軍中路部隊在仰光會師標誌著中、美、英聯軍取得反攻緬甸戰役的最後勝利。

  來自臺灣的孫立人將軍的好友鄭錦玉先生,他也是居住在蒙特利公園市附近的我的好友。他所著的有關孫立人將軍滇緬之戰的傳記性巨著《碧海鉤成回憶錄》,此書內容詳盡的論述了孫將軍的一生和上述戰役。

    4W. R. SanchezD. FuentesIris Chang: Don’t forget the Bataan Death March in the Philippines

   桑切斯、費恩特、張純如:“勿忘菲律賓巴丹死亡行軍”

   這一段的介紹,請允許我用美國洛杉磯電力公司高級工程師﹑項目總監經理、中美二戰紀念委員會的常務副秘書長魏林峰的一篇文章摘要:

   “在2015年聖誕節到來前夕﹐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這一年的年末﹐中美二戰紀念碑委員會秘書長叢培欣﹑常務副秘書長魏林峰﹐代表蒙特利公園市華裔市議員林達堅(Stephen Lam) ﹑中美二戰紀念碑委員會主席薛平華(Joseph Shiue)﹐帶著美國華人的深情厚誼﹐1223日晚來到美國退伍軍人協會﹐看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英勇抗擊日本法西斯的兩位美國老戰士桑切(William Sanchez)和費恩特(David Fuentes) 叢培欣和魏林峰向兩位美國老戰士頒贈了中美二戰紀念碑委員會賀狀並贈送了聖誕禮物﹐祝兩位老人健康幸福。賀狀中表彰了他們在中美兩國人民共同抗擊日本侵略的戰爭中所作出的重大貢獻。他們還向美國退伍軍人協會397分會會長蘇亞雷斯(Gabriel Suarez) 頒贈了賀狀。

  今年已經97歲高齡的美國老戰士桑切斯﹐1942以前曾任美軍太平洋戰區最高司令官麥克阿瑟將軍的助理﹐親自協助麥克阿瑟將軍及家人撤退澳大利亞。194593日參加了在美國密蘇裏號戰艦(USS Missouri) 上舉行的日本投降簽字儀式﹐是中﹑美﹑英﹑蘇等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的歷史見證人。然而桑切斯老人在二戰中最著名的一段經歷﹐則是作為日本侵略暴行“巴丹死亡行軍(Bataan Death March) ”的幸存者﹐成為美國二戰中的一位傳奇人物。“巴丹死亡行軍” ﹐與南京大屠殺﹑新加坡大屠殺一起﹐是世界公認的日軍三大反人類暴行。19424月﹐日本在菲律賓巴丹半島押解戰敗的美軍士兵途中及在以後的關押過程中﹐有計劃地大規模屠殺﹑殘忍虐待美國戰俘﹐共有上萬美軍士兵死亡。日本侵略者對美國令人髮指的戰爭罪行﹐在62年之後的2004年﹐導致了《南京大屠殺》一書的作者張純如在研究“巴丹死亡行軍” 這段歷史時精神崩潰﹐饮彈自殺﹐年僅36歲。

  另一位美國老戰士費恩特﹐今年90歲高齡﹐二戰中在著名的美軍第一旅(First Infantry Division)服役﹐1945年隨美軍佔領日本東京﹐並奉命看管日本頭號戰犯﹑首相東條英機(Hideki Tojo)。費恩特在看管東條英機期間﹐成功阻止了其畏罪自殺﹐並最終將東條英機送上了東京戰犯法庭。194593日在美國密蘇裏號戰艦舉行日本投降儀式時﹐費恩特參加了密蘇裏號戰艦的保衛工作﹐也是中﹑美﹑英﹑蘇等同盟國接受日本投降的歷史見證人。”

  我們年年都看到美國在夏威夷紀念珍珠港事件周年,但似乎沒有看到人們再提起巴丹死亡行軍,我們不能有選擇性的健忘,那是二戰中最殘酷的一頁。我最近在回頋這段歴史時,精神也同樣瀕臨崩潰邊緣,我不得不迅速跳出轉移視線,張純如沒法選擇轉移註意力,她終於精神崩潰了。

  布雷特.道格拉斯在《我的妻子張純如》中說,“在她生命的最後7年中,生活狀態無比混亂的情況下,純如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是向她講述戰爭期間日軍恐怖暴行的人。 很多人都想過究竟是什麼因素導致了純如的精神崩潰。我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她與巴丹死亡行軍的許多老兵保持著密切聯系,這些老兵在1942-1945年遭到日軍的殘酷迫害。許多老兵與我和純如的許多童年玩伴一樣,都曾是來自美國中西部小鎮的男孩,因此純如對他們懷有深切的同情。純如做相關調研時,大部分老兵都已年過八旬,到2004年,許多已經去世,或被診斷出患了不治之癥。當純如得知一位她以朋友相待的巴丹老兵去世後,我第一次見到她因為與工作相關的問題而崩潰並哭泣。”张纯如的《巴丹死亡行軍》一書的完成,成爲她的遺愿。

  桑切斯就是這樣一位從巴丹死亡行軍中幸存下來的老兵,他今年已經97歲了。他說,他認為中國軍民對抗戰的貢獻更大,沒有中國拖住日本數百萬軍隊,就沒有美國太平洋戰爭的勝利。

  當年91歲的Post 397前總監桑切斯(William Sanchez)2009916日蒙特利公園市議會聽証會上演講支持建碑,並獲得成功。20151121日他又以97歲高齡參加了中美二戰紀念碑的建碑五周年紀念活動。

  桑切斯、張純如又一次把中美的血濃於水的情誼聯系到一起,同時以上各位旅美華裔作家的作為,也又一次使我想起孫中山的一句話:

  “ 華僑是革命之母”

 

 

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2,960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联邦共和梦,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