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中國軟著陸,終需“分配側改革”2016/大年初一

叢培欣:中國軟著陸,終需“分配側改革”

        本人《出路》系列四書出版,本想從此掛筆自我退休。但無奈不想扔掉一些“思想”,還是在掛筆和寫作之間找一個中間地帶,只寫提綱式的文章,从此不冩長文章。

         中國需警惕!西方强國正在“做空中國”,當今中國正面臨“修昔底德”陷阱中的危機階段,類似日本在1985所面臨的“廣場協議”階段,中國會走日本臣服美國的同樣道路嗎?中國正在進行偉大的後改革階段的“供給側改革”和“軍事體制改革”,但面臨著艱難險阻。我曾在《中國政改時機推遲》一文中提出,在美、日、澳、菲、新、馬、越+“臺獨”的軍事聯盟和三個島鏈的緊逼下,中國的一黨長期執政和準軍事共產主義體制在13億中國人心中自然具備充分的合理合法性。五大戰區的建立就是中國在大包圍中已進入“臨戰阻戰”態勢,即順勢成立了五個“前線聯合總指揮部”。

         虽然裁軍30萬仍可用政府職位来消化被裁軍的幹部,因此國家的總支出中並未真正得到消减,但史無前例的“軍改”的成功還是给中國的“政府改革”带来极大的信心。應當更高標准的看到,“供給側改革”即便成功,就如反腐即便取得階段性成果也都仍然只是治標而已,中國三十年井噴式的改革所產生的全方位“霧霾”,不知何時還是會在弥漫中“做空中國”。

        中國不會輕易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即便是我在《叢論 資本社會主義》中提出的學習部分新加坡經驗的堅持一黨執政前提下的政治改革建議,中國也不會輕易接受。“改革可能找死,但不改革可能等死”的中國怎麽辦?在這裏我再提出一個非政治體制改革性質的,可稱作建立準現代國家治理體制的“政府改革”——“分配側改革”的設想。

        中國的“供給側”改革只能優化部分經濟基礎的末端循環,但龐大的上層建築對社會資源的惡性消耗並無根本改變。中國大陸有34個省级政府、三百多個地市級政府、两千八百多個縣區級政府,上述每一级每一個大小政府都有五套班子,據説有一年統計,那年的這些官員們的車輛和相關人員的開支就能“吃掉”當年的軍费。因此要對這樣一支庞大的隊伍進行類似軍改的大規模的数量、质量的“消腫减庙”式的裁减,大量官員将無處可去,這根本不同於地方可以消化的这次50萬裁軍人員的軍改,数千萬公務員的裁减將產生中國根本性的政治動蕩。但抗住不改,總有一天經濟基礎會因不堪重負而坍塌。因此必須進行較徹底的類似當年“革命”一樣的分配、再分配制度的較根本性變革——“分配側改革”!

        要把那些被消減的大量的公務員、幹部、領導們,不是像軍改一樣的50萬幹部讓地方政府消化,而是將幾千萬需消減的幹部,精準的先消減那些六十年來在官僚社會主義(國家資本主義)階段取得足量灰色資產的官僚們身上,在無罪推論的原則下將他們在公布財產後首先“裁减”出這個公務員系統以带動后續,將灰色資本和持有者“盤活”,讓中國的全面市場經濟體系根本性的軟著陸。同時讓現有的公務員隊伍徹底廉效化,讓“灰色官員們”在取財、走人、經商輿隱瞞、留任、犯罪的兩條道路中做自我選擇。中國將在此後實行一個新型的红白道截然分開、鱼翅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法制化的“資本社會主義”制度。

      在發達國家企圖“做空中國”的當今,只有“做實中國”,才能讓中國真正和平崛起,才能在新的全球實力格局中輿美國建立新型的大國關系,打鐵還需自身硬!

2,307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丛论资本社会主义,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