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培欣:美中內部體制當前同時遇到空前挑戰

同為資本社會主義國家的中美兩國的內部,當前都遇到前所未有的空前挑戰

在美國濫民主的資本社會主義的制度下,在美國此制度下曾長時間發展的資本積累以及近幾十年的經濟衰敗中產生的美國政治經濟體制、“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失衡+網絡科技就必然產生了川普現象,而川普現象正撼動著美國和世界的原秩序和揭示著西方當前制度的弊端。

在中國過集中的資本社會主義制度下,在中國改革進程下高速發展的資本積累的爆發中產生的政治經濟體制、“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失衡+網絡科技就必然產生了文云現象,這個現象代表著中國的資本社會主義瓶頸和中國當前制度的弊端。

中美是不同特點的資本社會主義國家,都同時兼有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福利,同時兼有市場調節和國家調控。美國更偏向於資本控制和全球霸權,但各種原因正處在一個長曲線的衰退中。中國更偏向於國家控制,有調控的國際資本介入,由於各種原因正處在一個長曲線的崛起中。

作為中美的領袖和精英集團,誰能更從善如流、更高瞻遠矚、誰預則立、誰剛則斷。誰更善於把自己制度的優點發揮好缺點改良好,誰能吸收對方的的正能量變壞事為好事,誰將笑到最後,不要讓自己成為自己體制崩塌的掘墓人,而是讓這兩個不同特點的資本社會主義和平衍化,相互借鉴,進一步完善自己國家治理體系。

2,093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