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习书记在香港回归25周年发表重要讲话之际

         

 202271日,习书记在香港发表一国两制的重要讲话时,我接到了50年的老战友丕宁的电话。讨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

201941日出版的第7期《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文章《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习书记在文中指出:

“近些年来,国内外有些舆论提出中国现在搞的究竟还是不是社会主义的疑问,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我们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那就是不论怎么改革、怎么开放,我们都始终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基本要求。”

习书记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我理解他的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我理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嫁接某些市场经济因素的社会主义。同样,美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就是嫁接了某些社会主义因素的资本主义。但最近一段时间,美国更走向帝国主义,这是另一个话题。

由于如下所述,“资本社会主义”这个名词,至今只是我在使用。因为201156日我在谷歌和百度上只查到“社会资本主义”一词,为了区别,我创造了“资本社会主义”一词。至今除了习书记在求是杂志上不同意“资本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时,使用了“资本社会主义”这个词以外,别人还没有使用这个词。说明习书记看过我的《论资本社会主义》一书。(202271日中午12点,我再次搜寻谷歌和百度,“资本社会主义”一词仍然没有查询结果。)

而且习书记文章中说,有人说是“资本社会主义”,还有人干脆说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加上“干脆说”,这三个字区别了我的提法同别的提法,区别了什么?我认为,“干脆说”的意思指出不仅不准确,而且不怀好意。

为了区别与我的“资本社会主义”同“国家资本主义”和“新官僚资本主义”的不同,我将我在《论资本社会主义》的这段论述摘录如下:

                                  

《叢論 資本社會主義》(《 出路》四

我的資本社會主義理論

我於 2011 5 6 日修改書稿時,在谷歌和百度上搜索到社會 資本主義一詞(是特指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演變),但沒有搜索到資本社會主義一詞。

我第一個提出資本社會主義概念,我所定義的資本社會主義概念指的是兼容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制度和兼容社會主義的資本主義制度兩者。

美國從 1935 年起到 1965 年,從一個純粹的資本主義國家和平演 變、異化成為一個資本社會主義國家。俄國十月革命以後,在 1929 年美國發生重大經濟危機人民面臨絕望邊緣,政府擔心發生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革命的時候,美國到歐洲,主要是到德國學習社會主義福利制 度,美國從 1933 年開始實行自己的創新的福利制度。

美國從上個世紀 二十年代開始還逐步實行了以下的社會主義的政策: 實行廣泛的甚至是超國家負荷的医疗、教育、失业、低收入、 残疾等社會主義福利制度;通過終生稅收和終身後的遺產稅來和平的剝 奪富人;實行企業的股份制和上市成為公共公司,使資本家的企業公眾 化;實行社會互助性質的廣泛的社會保險服務,這些保險公司最重要的 大型公司不是上市的大眾公司,就是政府扶持或控制的公司;實行政府 主導的扶持個人房貸市場,實質是國家對個人的變相補貼,與政府組屋 政策、老年公寓政策、直接對低收入群的房屋補貼政策相配套;以及政 府制定出一整套鼓勵富人為社會公益事業做貢獻的政策等等。美國的國 家社會主義福利范畴遠遠超過了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和曾經的老牌社會主義國家俄罗斯。

 中國從 1978 年改革开放以來開始了步入資本社會主義社會和平演 變的異化進程,至今已有 36 年。中國這個以列寧主義暴力革命的理論 起家的共產黨政權,在完成了以革命方式建立國家的過程以後,修正了自己的路線,邁上了和平發展和和平崛起的道路。中國從改革開放以 來,引進了除了三權分立、一人一票選舉、土地私有化等以外幾乎所有的資本主義的和市場經濟的制度。

在經濟體制層面,引進了資本主義基因,發育成了一個較完全的市場經濟體系。雖然在經濟體制方面留下幾 個社會主義尾巴,國家在一些重要領域保持壟斷,中國的資本社會主義還是一個比較國家主義的資本社會主義,而且現在已取得巨大發展的中國還在同時補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兩方面的課,但是中國同美國和西方較為發達的國家已無根本制度的不同。 中國已从從剥夺資本家的社會主義國家,演變為能産生世界最大資本家的資本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共産黨的意识形态已從全世界無産者 联聯合起来”,轉變為保护私有財産逐步私有化,資本家可以入黨的社會黨意识形态;中國已從輸出革命的國家轉變為輸出産品、旅游人口和 資本的國家。

中美從不同的門進如入同一個房间,美國人在美國有自由呼吸的感 覺,中國人在中國有大家庭的感覺,這兩個世界上最成功的國家各有自 己的優勢,它們之間的相互寬容和汲取才是世界之福。在有立交橋的今天,從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之路,從社會主義到資本主義之路,是 兩條交叉直通的道路。

作者還發現——當年東西德國、東西歐、中蘇為代表的社會主義陣 營和美國西歐資本主義陣營的競爭中最後前者解體,其實質並不是社會 主義制度競爭不過資本主義制度,而是純粹的單邊的社會主義制度競爭 不過歐美已經異化了的資本社會主義制度。當時的歐美發達國家,已經 在市場經濟的基礎上廣泛的實行了社會主義福利制度。這種競爭,就像 一個拳擊手面對兩個拳擊手的搏擊一樣,輸贏是沒有懸念的。

而今天, 如果西方把自己已成功解體的蘇東和在蘇東解體後主動改革開放的中 國還列為敵對勢力,北約和美日韓繼續同風車大戰,把中俄逼上梁山合夥,東西方肯定都沒有贏家。(以上繁体字的《叢論資本社会主義》一書的摘录,全書完稿於2011年5月)

13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fht, 丛论资本社会主义,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