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年前中国海军血的教训初步分析当今南海博弈

 

(A)

 下文是1984年8月23日,当年32811部隊長劉子明、32817部隊長叢培欣在中國馬江海戰百年學術研討會上的發言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論中法馬江戰役軍事部署

                                                   劉子明    叢培欣

          (注:劉子明将軍时任32811部队長,後任省軍區少将参谋長,61岁英年早逝)

1884 年 8 月的中法馬江之戰,是我國始建海軍以來首次較大的戰役。它以海戰為主,海戰、岸防兼有,從 8 月 23 日至 30 日, 歷時 7 天。中國清政府多年經營的福建水師幾乎全軍覆沒,死亡 796 人;中國最大的造船廠遭到嚴重破壞;從馬尾鎮至閩江口入海 口的百余裡之岸防設施被摧毀。損失慘重,教訓深刻。值此中法馬 江戰役一百周年之際,認真研究馬江戰役的經驗教訓是十分有意義 的。

由於這一戰役發生在我們所在部隊的現實防區之內,所以我們 以軍事部署為重點,探討清軍失敗之原因,以便為我軍近海作戰和 海岸防禦提供一些歷史經驗。    

一、法軍戰役企圖與作戰部署 

(一)法國海軍的作戰企圗      

十九世紀六十年代,法國侵占了越南南部各省,七十年代開始 向越南北部進犯,企圖以越南南部為基地進而侵略中國。在法國軍 事壓力下,1884 年 5 月 11 日,清政府代表李鴻章與法國代表福祿 諾在天津簽訂了《中法簡明條約》,承認法國有權“保護”越南, 並從越南北部撤回清政府軍隊。6 月 23 日,法軍向駐守涼山的未接 到撤退命令的清政府軍隊進攻,由於中國軍隊猛烈抵抗,使法軍遭 受損失並被迫撤退。法國政府就此無理要求中國政府賠償 2 億 5 千 萬法郎。為脅迫清政府就範,法國政府策劃了海上軍事行動。法軍 海上軍事行動的直接目的是什麽呢?1884 年 6 月 30 日,法海軍少 將利士比的副官日格密說:“我看海軍分艦隊的一個強有力的行動 及占取一地為質,對於強制中國履行天津專約,是必不可少的。” 7 月 1 日,法國駐華公使巴德諾致電法國總理茹費理時說:“我們 欲獲取賠償,必須據地以為質。”8 月 16 日茹費理致電巴德諾時 說:“上下兩院散會以前,給我必要的全權,得在中國沿海作戰, 並攫取擔保(即據地為質),現在已是最後向要求履行契約義務的 時候了。”“我們剛發電致海軍提督,如你接到中國否定的回答, 他應於知照外國領事及船艦後立即在福州行動,毀壞船廠的炮臺, 捕獲中國的船只。福州行動後,提督將即赴基隆,並進行一切他認 為以他的兵力可做的一切戰鬥。”      由此可見,法海軍發動馬江海戰的直接目的,開始是據地為 質、攫取擔保。進而是毀壞船廠、捕獲獲中國的船只,以實現其政 治上和經濟上的無理要求。    

(二)法國海軍的作戰部署     

1884 年 6 月 26 日,法國政府將其在中國和東京(越南北部) 的艦隊合編為法國遠東艦隊,並任命海軍中將孤拔為艦隊司令。

1884 年 7 月 14 日,法艦隊部分軍艦由香港經廈門駛達閩江口。有 兩艘企圖經長門進入馬尾港,遭到長門中國守軍的攔阻,法艦聲稱 是到閩江遊弋,並無它圖。當即一艘被獲準入港。兩天後,孤拔率 艦入港,到 7 月 25 日入港法艦已達 5 艘。其中 3 艘泊馬尾港,兩艘泊長門口內,另外還有兩艘停泊閩江口外馬祖澳。初步形成了控 制閩江口之態勢。7 月 31 日,法艦 7 艘由渤海灣駛抵閩江口,法國 遠東艦隊南北兩路在馬江會合。8 月 3 日法艦隊副司令利士比率軍 艦魯汀號、拉加利桑尼亞號駛往臺灣海峽,與維拉號會合後,5 日 進攻臺灣基隆。企圖建立進攻中國東南沿海的軍事基地。基隆守軍 在清將劉銘傳的指揮下,頑強抵抗、英勇反擊,粉碎了法國侵略者 的企圖。8 月 6 日維拉號戰艦駛回馬尾港。至此,法艦在馬尾港 9 艘,長門口內 2 艘,長門口外馬祖澳 3 至 4 艘,臺灣海峽 2 艘。完 成了陳兵馬尾港、控制閩江口、威脅福州城的軍事部署。法艦在馬 尾造船廠下遊組成兩個梯隊,前梯隊由旗艦伏爾他號,炮艦維皮 愛、阿斯比克、豺狼號和魚雷艇 2 艘編成;後梯隊由巡洋艦杜規特 寧、維拉、臺斯當號編成。巡洋艦梭尼號、雷諾堡號泊於長門口內 監視江口。閩江口外還有法艦 5 至 6 艘為預備隊。法軍這樣部署兵 力,並長期與清軍對峙,企圖脅迫清政府妥協,迫使使用福州口岸 通商的各國政府向清政府施加壓力。從作戰的觀點來看,法軍的部 署進可攻擊福建水師、馬尾造船廠,退可撤出閩江口而入海,保持 著軍隊行動的自由。毛澤東同志曾說過,行動自由是軍隊的命脈, 失去了這種自由,軍隊就接近於被打敗或被消滅。可見保持行動自 由是法艦隊確定這一部署的主要著眼點之一。然而,法國艦隊孤軍 深入閩江腹地也帶有很大的冒險性。     

1884 年 8 月 16 日法國總理茹費理電示駐中國公使巴德諾向中 國政府提出最後通牒式的照文,限 48 小時內答應法國的無理要 求,如中國政府拒絕,即令孤拔在福州采取行動。孤拔為進一步策 劃軍事行動制定了作戰方案。據法艦隊海軍上尉羅亞爾所著《孤拔 艦隊》一書記載:8 月 22 日晚 8 時,孤拔召集所有艦長到旗艦,宣 布他的作戰計劃,其要點是:

(1)發起攻擊時機:8 月 23 日下午 2 時許退潮時;

(2)信號規定:旗艦桅桿升起第一號旗,兩艘魚雷 艇出擊,當第一號旗收回時,全艦隊立即開火;

(3)任務區分: 旗艦伏爾他號以左舷火炮掩護魚雷艇攻擊中國旗艦楊武號和福星 號,以右舷火炮攻擊中國師船;阿斯比克號、豺狼號、維皮愛號從 旗艦右舷出擊,攻擊船廠附近之中國艦船;杜規特寧號、維拉號、 臺斯當號以一側炮火攻擊與其左舷相對的中國三艘艦艇,以其他火 炮攻擊中國成列之師船,隨後臺斯當號開到海關水流會合處,追逐 中國水雷艇,然後開到旗艦伏爾他號原處;梭尼號、雷諾堡號停泊 長門上遊,防止滿載石頭的 30 只中國帆船沈石或布放水雷封閉金 牌峽,以保持進出航道。

孤拔作戰計劃的主要特點是:

(1)針對清軍不敢先行開火和 準備不足的弱點,實施突然襲擊,以獲取最大的效果和爭取戰場的 主動權;

(2)利用清軍艦艇船頭系錨,退潮時尾部朝向法艦,不 能發揚火力的有利時機,發揮自己艦艇的前主炮的威力,保證火力 的壓倒優勢;

(3)集中力量攻擊中國旗艦,破壞中國艦隊的戰鬥 力和指揮系統,以達到速戰速決的目的;

(4)控制長門口,保持 增援或撤退之路。    

二、清軍戰役準備與作戰部署   

(一)戰役準備     

由於清政府的腐敗,對帝國主義采取投降主義政策,不重視海 防建設,福州兵備廢弛,閩江口海防設施年久失修,兵力配備十分 薄弱。從福州城至閩江入海口百余裡,平時只有陸勇四個營防守, 芭蕉口、五虎口之川石、壺江、荻蘆三島毫無設防,黃霞鼻炮臺已 廢,劃鰍炮臺無炮,金牌炮臺還未竣工,閩安南北岸炮臺因河道沙 線變遷航道改變,炮門不能取準,尚待重修。長門炮臺、閩安南北 炮臺、馬尾船廠炮臺雖有炮且陳舊、威力小,僅有少數新式的德國 克虜伯炮,福建水師十幾艘艦船裝備陳舊、火力不強,船體為木 質,防護與攻擊力都很差,連清官員也毫不隱諱地評價為:“可以 供轉運,不能備攻擊;可以靖內匪,不能禦外敵”。就這樣的狀 況,岸防難以阻止法軍入侵,海軍也不能同法艦匹敵。       

  1883 年中法在越南戰事頻繁,法艦經常在東南沿海騷擾,清 政府擔心法軍侵襲福建沿海,同時也擔心日本趁虛而入,於年底派 船政大臣何如璋航海入閩,”就近督防“。

1884 年 5 月 8 日又委 任三品銜的侍講學士張佩綸為會辦福建海疆事宜欽差大臣入閩。張 佩綸從 6 月 21 日同兩廣總督張之洞等人乘船先後察看了旅順、煙 臺、威海的炮臺和北洋海軍的軍事操練,經上海於 7 月 8 日到達福 州。會同何如璋、福州將軍穆圖善、閩浙總督何璟、福建巡撫張兆 棟等,籌劃海防和岸防事宜。他們勘察地形、整飭兵備、招募營 勇、修築炮臺、調整部署、調集艦船、購置軍械,倉促進行戰役準 備。

從 1884 年初起,建寧總兵張德勝率六個營抵閩江口。張佩綸 入閩後調回澎湖、興化、泉州駐軍五個營,集中福寧、建邵之桂勇 三個營,指派官員招募五個營加強馬尾方向,加上原來的五個營 (含內河水師一個營)。到戰役開始前在馬尾及其以東沿江共部署 了二十四個營。法艦侵入馬尾港後,福建水師在馬尾港除原停泊之

楊武、福勝、建勝三艘艦艇外,於 1884 年 7 月中旬,何如璋陸續 調來了廈門的振威號、臺灣的伏波號、福寧的藝新號、海潭的福星 號,兩廣總督張之洞派來飛雲號、濟安號,臺北的武裝商船永保 號、琛航號也先後駛達福州港。到戰役開始前,集中馬尾港之中國艦艇共十一艘。此外,從閩安、平海等地調來師船八艘、炮船十 艘。尚幹鄉的在籍二等侍衛林培基選募水勇、陸勇共 341 名,署督 標水師營參將付德柯招募水勇、陸勇共 150 名,並從內選一部交五 品軍功林慶平操習桿雷(即在長桿前捆綁炸藥,以小船載之,接近 敵艦進行爆破)。在閩安至琯頭等處沿江選募壯丁 1840 名,張佩 綸還召集福州南臺等處的漳泉人裝扮成商人乘小船埋伏在閩江沿 岸,調集帆船 30 余只裝滿石頭,停泊長門附近,以備堵塞航道斷 敵退路。張佩綸等為戰役準備雖做了一些努力,但由於執行了清政 府投降妥協政策,準備是極不充分的,臨時招募的兵勇缺乏訓練、 裝備低劣、戰鬥力很差。    

(二)清軍在閩江口的部署上,把陸岸守備的重點放在長門、閩 安、馬尾和福州,把水師艦船集中於馬尾港。

長門是由海入江的第一要隘,航道水深礁少,大型艦船可直達 馬尾。長門、金牌兩山相峙,中流一束,江面寬僅 380 余米,總扼 芭蕉、五虎、連江三個入口。五虎島雄踞口外,雙龜島俯臥門前, 大有“五虎把門、雙龜守戶”之勢,實為江海之鎖鑰、福州之門 戶,歷代均為用兵之重地。元明兩代設五虎巡檢即駐長門,1850 年 林則徐在鄉時曾在此勘察,修築炮臺,並寫詩描述它的險要和作 用:“天險設虎門,大炮森相向,海口雖通商,當關資上將,唇亡 恐齒寒,閩安孰保障。”戰前,總兵張德勝率陸勇九營分駐長門、 金牌、劃鰍、琯頭。        據《福建沿海圖說》記載,各營配置是:“一駐劃鰍山頂,一 駐劃鰍山北面小山頂,一駐長門炮臺後面,一駐電光山炮臺後面, 一駐電光山炮臺北面山麓,一駐琯頭後面下塘寨,一駐琯頭嶺,一 駐金牌炮臺西面山麓,一駐金牌炮臺後面煙臺山。又內河水師一營 分紮沿江一帶。”長門炮臺設德國克虜伯炮五門(口徑 210 毫米一 門、170 毫米四門),土炮數門,金牌山有克虜伯炮兩門。福州將 軍穆圖善坐鎮指揮。

閩安是由海入江的第二要隘,閩江之咽喉。南北兩航道(南航 道大船不能通航)到此復合為一。地勢險要。兩山夾束綿亙十余裡,水道較窄,最窄處不及百仗(330 米)。南岸沿江無路,北岸 雖能行人但甚崎嶇,明洪武年間曾設巡防司於此,清初鄭成功亦曾 駐兵,順治 15 年築城設南北岸炮臺,康熙 27 年設協副將駐守。中 法開戰前清軍加修了南北岸炮臺和田螺灣炮臺。南岸暗炮臺設炮六 門,明炮臺設炮八門;北岸建鐵門炮臺設炮七門,田螺灣炮臺設炮 數門,均為舊式雜炮。陸勇七營擔負岸防,分駐南岸炮臺一營,過 嶼兩營,北岸登高寨炮臺兩營,田螺灣炮臺兩營,閩安協參將蔡康 業指揮。     

馬尾據閩江口之上遊,閩江與烏龍江匯合之處,由外海至省城 水路必經之處,江面寬闊,羅星塔與海關間寬兩裡半,水深流緩, 為兵商輪船極穩之錨地,是中國的軍、商港口,福建水師之基地。 福州辟為通商口岸後,中外商輪均泊於羅星塔前。這裡有清政府經 營多年、所費尤巨的中國最大的造船廠。會辦福建海疆時宜大臣張 佩綸、船政大臣何如璋率陸勇七營、水師艦艇十一艘駐守,指揮部 設在船政局。馬限山駐張升楷兩個營、船廠附近方勛一個營、後山 火藥庫黃超群一個營、中岐山黃超群一個營、旺岐楊廷輝兩個營、 琯頭林培基招募 341 人。在羅星塔、馬限山、船廠、中岐山配備有 火炮十余門。水師艦艇占據上遊排列,與扼下遊之法艦相持。管帶 張成率旗艦輕巡洋艦楊武號居前,伏波、福星炮艦分泊於旗艦左右 側,建勝、藝新、福勝三艘炮艇在伏波左側依次停泊,深航、永保 兩艘武裝運輸船停泊在艦隊左後方,濟安、飛雲、和振威炮艦停泊 在靠近南岸海關的江面上,此外,舊式兵船八艘,改裝炮船十艘, 武裝民船二十余艘分泊於沿江兩岸,桿雷小汽艇七艘停泊海潮寺 前。     

福州為福建省會,政治經濟中心,是清陸海軍衛護的主要目 標,閩江穿城而過,順流東下直達馬尾。但因航道水淺,從馬尾至 福州,大型艦船不能航行。閩浙總督何璟、福建巡撫張兆棟率兵丁 三千余人駐守城內。全福三營調練新兵 766 名,綠營加派兵 500 名,又另招 500 名,標營 294 人,旗兵 187 人,臨時招募團丁 1800 余人。福州馬尾之間的林浦砌築土炮臺,招募壯丁 116 人, 以阻法輕型艦艇順江直上。     

清軍的上述部署,雖然為阻敵“據地為質”采取了重點設防重 點守備的原則,但存在著致命的弱點,主要是兵力分散,戰鬥力薄 弱,沒有後備力量。陸勇二十幾個營,分散配備在長門、閩安、馬 尾等各點上,互不協同,各自為戰,沒有戰役預備隊。岸炮數量少、質量差、威力小、射向固定向外,不能環江射擊,火炮位置不 當,死角大,作用小,形不成密集火力。海軍兵力更是薄弱,不能 控制閩江口掌握主動權;明知法艦火力強大的多,仍將全艦隊密集 配置在敵艦火力控制範圍之內。馬尾岸炮威力極弱,不能有效掩護 中國艦隊,給敵艦造成重大威脅。從全國戰局來說,也沒有將南 洋、北洋水師調來支援福建水師,使福建水師處於孤軍自戰的境 地。這種部署是消極防禦、被動挨打的部署。因此,清軍雖占有天 時地利而不能發揮其優勢,卻使遠道而來,沒有基地、地形不熟的 法國艦隊握有主動權。   

  三、馬江戰役簡要經過     

戰爭實踐是對部署優劣的最好檢驗。馬江戰役分水面作戰和岸 防作戰兩個階段。     

水面作戰:1884 年 8 月 23 日午刻,何璟接到法領事通知,定 於本日對中國開戰,張佩綸、何如璋接到通知後未能及時通知水師 艦艇,法艦於下午一時五十六分,在魚雷艇發起攻擊的同時,全線 突然開火。按孤拔的作戰計劃,以前梯隊六艘艦艇攻擊上遊之中國 楊武、福星號等七艘艦船,以後梯隊四艘艦艇(特隆號剛駛達)攻 擊中國振威號等三艘艦艇,火力十分猛烈。由於福建水師無臨戰準 備,在很短時間內旗艦楊武號,武裝船琛航號、永保號即爆炸沈 沒,振威、飛雲、濟安號也被擊中起火,隨後福星號也被魚雷擊中 燃燒,藝新、伏波號帶傷向上遊逃跑。旗艦指揮張成落水上岸。張 佩綸,何如璋束手無策,中國艦隊陷入一片混亂。      在這極端不利的情況下,愛國官兵仍頑強戰鬥,英勇抵抗。楊 武號即將沈沒之時仍發炮攻擊法旗艦伏爾他號,斃敵 5 人;福星號 管帶陳英屹立在瞭望臺上,高呼:“男兒食祿,宜以死報,今日之 事,有進無退。”指揮戰船向敵攻擊,擊傷法 45 號魚雷艇,陳英 亦中彈身亡;福勝、建勝號開戰後立即調轉船頭發炮攻擊敵艦,冒 著敵艦強大的炮火力戰不退,管帶林森林、葉琛,呂瀚以身殉職; 振威號中彈起火,管帶許壽山仍然指揮士兵發炮,並盡力使即將沈 沒的戰艦向法艦沖擊,許壽山壯烈犧牲;飛雲號為了增援振威號, 全速向敵艦猛沖,在戰船起火管帶陣亡的情況下,全艦士兵仍頑強 戰鬥,直至艦艇沈沒。法軍上尉羅亞爾也不得不承認福建水師“有 些人表現出勇敢和英雄的優美榜樣。”但由於準備不足,指揮不 當,力量相差懸殊,廣大愛國官兵雖英勇頑強戰鬥,也無法挽回敗局。7 分鐘後中國艦艇幾乎不能作戰。僅半個小時,福建水師的九 艘艦艇和大部分水師船被擊沈擊毀,亡 796 人。法艦僅一艘重傷, 兩艘輕傷,亡 6 人,傷 27 人。     

岸防作戰:從 8 月 23 日下午二時三十分結束水面作戰之後, 法艦主力即轉攻馬尾岸炮和船廠,清軍岸炮進行還擊,與法艦對 射,至下午四時五十分炮戰停止,法艦撤回羅星塔南部江面。當 夜,愛國鄉民和士兵自動駕炮船、火攻船攻擊敵艦,迫使法艦不得 不“一夜繼續不停的警戒,大部分船只的移動三、四次。”與法艦 開始攻擊中國艦隊的同時,停留在長門口內的兩艘法艦也攻擊琯頭 嶺清軍營地。半時許撤退。24、25 兩日復攻琯頭未上岸。24 日上 午十時,法艦開始炮擊船廠,船廠數次劇烈爆炸,受到嚴重破壞, 一艘將建成的巡洋艦也被炸毀。由於何如璋、張佩綸等清官員紛紛 逃跑,馬尾地區作戰已無統一指揮,只部分清軍岸炮和陸勇力與相 抗。25 日法軍在羅星塔登陸,炮陣地被毀,三門八十毫米克虜伯車 炮被奪走。午後攻田螺灣炮臺未果。同一天,法艦兩艘從壺江水面 向長門炮臺發炮還擊,法艦一艘受傷而退。26 日晨法艦又攻田螺灣 炮臺,清軍營勇潰散,法軍登陸炸毀炮臺,而後直下閩安,炮擊南 北岸炮臺,法軍並上陸毀壞炮臺與火炮。一支法軍竄入閩安鎮搶 劫,鄉民陳明良帶領群眾與敵展開激戰,擊退了敵人,陳明良亦被 殺害。27 日法軍集中艦艇八艘,由琯頭江面向長門、金牌炮臺攻 擊,長、金炮臺岸炮固定向外,而不能向內還擊,陸勇用輕武器回 擊作用甚微。28 日法艦繼續攻擊長、金要塞,並強行登陸,清軍陸 勇頑強抵抗,與敵激戰,夜晚法艦繼續炮擊炮臺。29 日法艦全部駛 出閩江口,至此,馬江戰役結束。     

四、清軍失敗的主要原因

(一)清政府的妥協政策和消極防禦的作戰指導。

受到慈禧支持的、掌握內政外交實權的李鴻章,推行妥協投降 政策,極力避免與法沖突,他主張“斷不可輕於言戰”,而應“遇 險而自退”,力保“和好大局”。一意討好法國人,與法人求和, 並乞討英美政府出面“調停”。清政府只寄希望於和談,不重視戰 守準備,作戰指導思想是消極防禦。在法軍猖狂挑釁的嚴重局勢 下,仍嚴令清軍“靜以待之”,“等登岸後禦之”。張佩綸等上書 要求李鴻章派北洋水師支援,李執意求和,不準抵抗,遲遲不派。 張佩綸等奏請“塞河先發”,軍機處電令“尤須慎重,勿稍輕率。”張佩綸、何如璋等雖然先是緊急求援,後是要求“塞河先 發”,其實他們既缺乏取勝信心,有無取勝方策,而是把希望寄托 在和談成功上。因此,雖占有險要地勢,而不能采取強有力的措 施,阻敵艦艇闖入馬尾和掌握主動權。福建水師愛國官兵請戰,要 求自衛,張、何怕影響和談,聲稱“戰期未到”、“不準無令自行 起錨”。閩浙總督何璟竟下令:“不準先行開炮,違者雖勝亦斬, 必讓敵先開,我方還擊。”

8 月 22 日張佩綸接到福州消息:“明日 法人將乘大潮力攻馬尾”,水師艦船仍無加強準備之行動。23 日午 刻得知法艦隊於本日開戰,又貽誤戰機,致使福建水師遭到慘敗。

(二)清軍技術裝備落後,軍事實力弱。

由於清政府腐敗,國力衰弱,技術落後,清軍軍事實力大大落 後於法軍。中法海軍參戰艦艇數量差不多,中方 11 艘,1200 余 人,法方 12 艘 1700 余人,但質量相差很大,中方除兩艘炮艇是鐵 甲以外,其余都是木質,裝備陳舊,排水量小,最大的輕巡洋艦楊 武號才 1560 噸;法艦多為使用先進技術的裝甲艦,排水量大,巡 洋艦多在 2000 噸以上,最大的特隆方號 4127 噸。中國艦艇武器裝 備量少質差,火炮多為落後的前膛裝滑膛炮,其中口徑 190 毫米以 上的僅 3 門,160 毫米以上 19 門,沒有機關炮或機關槍;法艦火 炮均為先進的後膛裝線膛炮,其中口徑 190 毫米以上的 12 門,140 毫米以上的 50 余門,並有機關炮和機關槍,還有先進的威力強大 的魚雷。中國海軍裝備技術比法軍落後約 30 年。…本來清軍有陸 勇萬余人,岸炮 40 余門,但由於裝備技術落後,部署失當,戰鬥 力低,岸炮多為舊式土炮,與法艦作戰沒起到多大作用。    

(三)清軍兵員素質低,部分官員缺乏獻身精神。

福建水師平時訓練很差,“船散在各省,奢好賭博,百弊叢 生,各省用以應差轉運,養而不教”清軍陸勇多為臨戰招募擴編, 未經訓練,信心不足,軍紀松弛,戰鬥力低。駐長門要塞的總兵張 德勝“近則漁色,壯誌頹唐”。閩浙總督何璟拜佛求神,以冀退 兵。不少清軍頭目臨陣慌亂,何如璋開戰當天逃至馬尾十五裡之彭 田,穆圖善在馬尾開戰後,未能在長門沈石塞江,斷敵退路,29 日 跑到連江。一些高級將領,平時言戰,高談闊論,一遇開戰則貪生 怕死,逃之夭夭。使戰鬥力低劣的清軍又喪失了統一的指揮,雖不 少愛國誌士英勇抗敵,卻無力挽回敗局。

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政治決定著軍事,技術決定著戰術。清政 府政治上施行妥協政策,戰略上堅持消極防禦。部署上處於被動挨 打,技術裝備陳舊落後,戰爭準備不充分,兵員素質低劣,因此, 雖占有天時地利,處於被侵略的正義地位,也不能取勝。

 

(B)

叢培欣 :2016年8月11日洛杉磯【美中戰略百家論壇】研討會發言全稿

                    【中美南海 “鬥而不破”的軍事博弈態勢推演】                                                                     

由於美國實行重返亞太戰略,由仲裁危機發展至薩德危機,亞太地區呈現“中東化”跡象。如何在中美博弈中確保和平輿管控危機是處在一線接觸的軍人和戰略決策高層都要考慮的問題。

美國是一個“重契約”但在關鍵時最終“重實力”的國家。縱觀近代史,美國從朝戰後就沒有直接同真正大國真刀實槍幹過。都是用“非對稱性”戰爭去“痛击”小國,一方面是“殺雞給猴看”另一方面是“放養”中锻練美軍。所謂“重契約”,美國的雇傭軍人,文官系統基本是很負責的執行所謂各方面契约的,如“臺灣關系法”、“美日美菲安全條約”等,美國人已进入21世纪,身體却還在“固守”20世纪冷戰时期的类似“北约”“美日约”這種制造對手式的“契约”中,去人爲的創造敌對國。美國的特朗普現像可看作是美國人下意識的企图冲破這種“固守”的開始。

在“重契約”精神的“纵容”下,美國現在正以“大亂中東的老套式”重返亞太,美國要維護自己是世界領導的對內契約,要維護亞太盟國的對外契約,要維護國內軍工復合體的數百萬人以及衍生到其他行業的核心利益等,似乎造成中國的發展困局和亞太的適度緊張是一個好主意。但這種貌似“重契約”而形成的大戰略,已破壞以基辛格為代表的“重實力”的全球實力戰略安排。其实在实際運行中,每到關鍵時刻,“重實力”的美國也經常避鋒而走“走為上計”。

美國是世界唯一的軍事超级大國,粗略估计,美軍的核武器是中國数倍至十几倍,但中國也具備毁灭美國至少一次的核力量。美國的軍费比排名前十名的其他國家總和還要多。美國的海空軍實力均在中國的五倍以上,但中國在自己的近海绝對有不可小視的重創美軍航母和現代海空力量的實力。美軍近七年以来的欲重返亞太60%軍力的陸續安排,直到最近的航母多编隊的南海巡航,B1-B戰略轟炸機進驻關島等,加之不断的以自由航行飛行的武力威慑等等,其實正體現了本是唯一超级大國美國的不自信,其结果只會主噵相對弱小方加快軍事化进程。其實美中并没有相互大戰毁灭人类的資格和權力,而且美軍从朝鲜戰争以来也從没有直接同中俄作戰的實例舆打算。

美國在對付沒有大國依附的非對稱性國家時是每每敢於立即下手,如伊拉克;在對付有大國依附的非對稱國家時只好慎重下手,如北朝鮮。在對付對稱性大國則非常克制,如前蘇聯。這一點從1949年以來一直同美國博弈的中國心知肚明:中國只有在加強國力軍力輿美國接近對稱性實力時,才能相對安全。這次南海仲裁前後的博弈就體現了中國的這個戰略思想,“敢戰才能言和”成為這一階段習近平成功阻擊戰的中軸。

在南海博弈中,从2013年菲律宾挑起仲裁开始,中國稳扎稳打謀而後動,该出手時就出手,爲中華民族從“歴史資料”中破虚得實,讓中國南部的实貭前沿陣地向前推進了1500公里。美中前沿陣地的胶着點推進到黄岩岛和太平島海域。

1970年11月17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臺灣留學生組成“保衛釣魚臺行動委員會”。今天,在洛杉磯参加研討會的華裔學者組識建立了网上【保衛太平島史舆法研究論壇】。呼吁:1、保衛太平島的“島”地位:2、保衛太平島是維護二戰戰後秩序重要一環:3、保衛太平島所體現的中國U形綫的歷史海域或群島海域地位;4、保衛太平島不能“出賣”爲外軍軍事基地等。爲了加强舆發揮更多海外仁人志士的聪明、才智舆知識,已将原準备建立的《保衛太平島行動委員會》并在《中美二戰紀念委員會》內設置一個專門委員的计划取消改變爲在論壇网舆微信群上各設立一個【保衛太平島史舆法研究論壇】简称【保太論壇】,便於全球華人的聯系和資訊交流。微信號如下:fansi2222。

但中國還需在南海U形綫的问題上,避免世界的误解。中國从未表逹整个南海是中國的内海舆領海,中國南海白皮書已明确U形綫這一歴史海域内的所有岛礁和相關海域才是中國領土領海(并不是整个海域),但應作明确的细化界定。否則,難定南海領海基线,更難定南海航空識别區,最重要的是難解中國威胁論….,在中國南海東海臺海的大國坚韧博弈中中國仍需從長计議。

南海仲裁鬧劇至今好像告一段落,下一步我們不必看美中領導人說什麽。只看美軍這個唯一超级大國下一步的排兵布陣,就知道下一步南海會不會升高軍事化了。美軍的排兵布陣的強度我且把它簡化分為低強度、中強度和高強度,低強度——以部署和使用一個航母編隊爲標誌;中強度——以部署和使用足两個航母编隊和足量最新戰略轟炸機(如B-1B)爲標誌;高強度——以部署和使用除以上武力以外,加上足量最新戰略核潛艇爲標誌。

針對上述美軍的可能安排,以中國反復強調的南海軍事化程度要視自身受威脅程度來判定:我判斷中國軍方依據上述戰略戰術思想,采取對應性的排兵布陣指噵思想是——“輿美軍的排兵布陣的實力和時效越對稱越及時就越安全”。

對中美低強度、中強度、高強度的對稱性南海軍事部署的預測如下:

1、如美軍未來在南海實行低強度軍事部署,即如同這次南海仲裁期間的介入強度,我認為,中國軍隊會以此次南海仲裁期間的部署應對就足夠,黃巖島也會維持目前現狀。但按規劃需完成的諸島礁建設仍會逐步完成,包括建立若幹活動核電站。一旦完成,南海從外部角度來看,已成為打不能打,占不能占的核設施。

2、如美軍未來在南海實行中強度軍事部署——即在部署兩個以上航母戰鬥群基礎上使用足量核戰略轟炸機,包括海空常態巡航。這將刺激中國軍隊在黃巖島常駐中大型艦艇甚至部署航母和大型浮動碼頭。海基反導艦艇(中華神盾)和陸基反導武器將部署南海島礁,但主戰艦艇只會使用“螞蟻艦群”,即幾百噸至一千多噸的022型、054型、056型的中小型現代化導彈艦艇。戰略近後方將部署轟六K、重型轟殲機和中遠程導彈等。

3、如美軍未來在南海實行高強度軍事部署——即在部署兩個以上航母戰鬥群並使用足量核戰略轟炸機的基礎上部署足量常駐的戰略核潛艇,實行常態就近駐港和巡航。甚至有可能在菲律賓、新加坡、越南、臺灣、太平島等軍事基地駐軍。可以預計,中國會認為:為了以戰止戰,為了在可能開戰前迅速部署對稱性遏阻武器,才能使美軍放棄非對稱幻想,越危險才會爭得越安全。根據這次南海仲裁危機的状况和以往情况,估计中國軍隊會有以下行動的可能:1)在美日軍隊穩占太平島之前接管該島;2)黃巖島部署浮動基地、部署帶彈帶核彈機艦和潜艇,造成该島不能打击状态;3)永暑礁、美済礁、渚碧礁進駐帶彈核潛艇,陸基海基反噵武器全面到位。人造島的抗打击能力非常薄弱,但在有可能存在核武库的情况下,有如网傳某大國存放核弹在土耳其军事基地一样,即使其已成爲不能打击目标;4)核潛艇散布全球各港口補給點附近海域備戰;5)二三線戰術戰略導彈全面備戰;6)宣布南海航空識別區和南海海洋基線;

從美國的B1B、B2、B52三大核戰略轟炸機齐聚關島,戰略核潛艇進駐過蘇比克灣、新加坡樟宜港等開始,南海不僅國際化、軍事化,而且已經開始核武化進程了,南海诸礁可能最終成為美中的一個打不得碰不得的外海核武庫。美國的大戰略“如此見效”,把在中東的直接武裝幹預而非代理人戰争方式用到亞太後,遠遠比中東要嚴重的多,過去玩火只是讓自己的鐵桿歐盟飽嘗難民之苦,而在亞太直接舆“對稱性”大國玩火,就有可能直接燒到自己。中國則要習慣美軍大兵压境的未来常态,像過去中國几百次和現在日本對中國一样,經常抗議就是了,真不必動气。正因爲美軍采取“强按牛头”的威慑戰略,反過来却把中國“逼”向四大洋。中國不得不思考爲了稳固南海和西太平洋,必須迈向東太平洋和印度洋,爲了实行核力量第二次打击的部署,這就需要在海外建立軍事基地。其实,中國不必太在意美軍在自己週邊“自由航行”,上世纪不就是月月如此。爲了平衡心情,也到美國週邊自由航行就是了。斗而不破的長期博弈将是常态,但双方要十分警惕越菲主要是日本“夹带私貨”以极端方式讓中美卷入直接對抗,這是中美防止意外事件機制的重中之重。在里子不能丢的情况下,给足老大面子是韬晦之计的最高層次,習近平發展了鄧公這一廣範被認可的思想,问题是中國需要摒弃民粹,七亿网民需理解支持和平崛起的大思路,中國應拒绝不符合中華民族自强又谦卑偉大精神的“土豪心态”。

 

(C)

叢培欣:2016年圣诞節冩於川普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時

                                         【一場需要防止的南海低烈度戰爭之揣想】

《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影片告訴世人,這是壹場人類不能打的戰爭。但隨著川普輿哈裏斯的叫牌,中國雖冷靜但已有人亮牌。

南海,百分之99打不起來,萬分之9999不會打高烈度的戰爭。但為防止這萬分之壹和百分之壹,需做萬全的準備,備戦方能言和。

我揣想,美軍如做壹個有預案的低烈度並絕非核戰爭的準備,將會把至少兩個航母編隊撤擺到壹千甚至壹千二百公裏以外以支援在南海小中型艦艇,航母編隊則可以使用戰斧導彈和所有壹千公裏以上的飛行武器,潛水武器精確打擊….中國的大量壹千公裏以內射程的導彈將不能作用。美軍將力爭航母編隊在岸基反導基地的覆蓋保护下,並不輕易使用關島和夏威夷群島的進攻性武器,以避免遭到報復。

我揣想,解放軍在準備應付這種低烈度戰爭的南海軍事部署可能是:

1、南海諸島部署強有力的岸基防空、反導力量。你部署妳的薩德,我部署我的紅旗和薩姆。

2、依托南海諸島的港口碼頭,只需部署作戰半徑在200至1000浬內的022小型8聯導彈快艇和具有反導反潛能力的056小型導彈護衛艦,以及常規動力核彈潛艇的“螞蟻群”即可。

3、所有中大型艦隊艦艇、主力部隊全部撤擺至有強大岸基系統保護的地域、海域。

現代戰爭的最終勝利者是能將實力保留到最該出手時的自信者。將主力部隊放在有強大岸基系統保護下的地域。戰争初期宜運用遠程岸基海基武器對称性打擊該打擊的目標。

丘吉爾多次提到法國戰略家所言,戰爭是壹個太重要的事情,決不能由將軍們決定。當作戰雙方叫板到一定程度後,往往會出現不可逆的交戰態勢;當戰爭一旦開打,也極其容易出現不可逆的擴大態勢。就如當年如沒有杜魯門的有魄力的遏制麥克阿瑟,結果不堪設想。今天的川普有足夠的智慧和魄力去遏制戰爭和將軍們嗎?我們拭目以待!

2,917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丛论美中战略, 論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